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阮清昼萧穆霆九濂著

阮清昼萧穆霆九濂著

在线阅读 著

完本免费

男女主角叫阮清昼萧穆霆小说叫做《妾心如铁》,小说主要讲述了:云烟上一世是李沐之的小妾,身死之后,却是成了李沐之正妻的姐姐阮清昼,萧穆霆的王妃。她带着一腔恨意誓要报仇,却不想丢下一颗心在萧穆霆的身上。

更新:2020/07/02

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叫阮清昼萧穆霆小说叫做《妾心如铁》,小说主要讲述了:云烟上一世是李沐之的小妾,身死之后,却是成了李沐之正妻的姐姐阮清昼,萧穆霆的王妃。她带着一腔恨意誓要报仇,却不想丢下一颗心在萧穆霆的身上。

免费阅读

  阮清昼回头一看,便见手腕被萧穆霆攥住,“王爷?”

  “本王伤还未好,你这做王妃的,不留下照顾本王,却要离开?”萧穆霆反问道。

  阮清昼愣了愣,然后又坐了回去,“妾身知错了。”

  苏扶柳看了看变得如此温顺听话的阮清昼,不禁有些咋舌,他这是埋头钻研医术,错过了什么精彩好戏吗?

  怎的这从前对萧穆霆一点也不伤心的阮清昼,忽然之间这态度变了这么多呢?

  虽不说变得热情奔放,但至少愿意顺从萧穆霆了。

  不像之前,这阮清昼便是连多看一眼萧穆霆都不曾。

  萧穆霆见她这般,自然也不会去亲近。

  两人明明是夫妻,结果却一直跟陌生人一样相处着。

  不过,大家心里倒也都清楚,都觉得这阮清昼这样,是因为心里还装着太子萧穆宸呢。

  而今,这是彻底死了心,知道没希望了,所以开始对萧穆霆好了么?

  “罢了,罢了,小的才是应该离开的那个,既然王爷并无大碍,那小的这就告辞了。”说着,苏扶柳便摇着折扇离开了。

  说来,他先开始就准备去找找那个给萧穆霆医治的大夫呢。

  现在正好有时间了。

  阮清昼坐在那,也不说话。

  就那样静静地坐着。

  萧穆霆瞅着她,“你就这样照顾人的?”

  阮清昼眨了眨眼睛,而后看向萧穆霆,“王爷是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这事儿,还需要本王吩咐?不应该是你主动来询问本王需要什么吗?”萧穆霆质问道。

  “是,妾身明白了。”阮清昼微微颔首,目光始终没敢与萧穆霆真正对上,“王爷渴不渴?妾身去给你倒点茶水喝吧?”

  “本王不渴。”萧穆霆看着阮清昼,满眼的探究。

  “那,那妾身给你拿点吃的来?”阮清昼又问。

  “不必了,算了,你走吧。”萧穆霆闭上了眼睛。

  阮清昼这才看了萧穆霆一眼,见他闭上了眼睛,很明显是不想看到她,她只能是微微福身,“妾身告退。”

  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在她出去的那一刻,萧穆霆又睁开了眼睛,盯着门口静静看着。

  阮清昼回到了自个儿房间,兰儿便凑了过来,“王妃,您回来了,累了吧,奴婢给您揉揉。”

  阮清昼摆摆手,“不用。”

  “王妃,自打您从这假山上滚落下来后,奴婢怎么觉得您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呢?可仔细看,却又没变,还是和从前那样,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阮清昼听到这话,便抬头看向兰儿。

  兰儿见她看过来,不由地一愣,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王妃恕罪,奴婢,奴婢失言了。”

  “那你与我说说,我从前是怎么样的?”阮清昼问道。

  “这……”

  “说吧,说什么我都不会怪罪于你的。”阮清昼很想要了解一下这原主之前到底是什么样的。

  其实也是想侧面了解一下这原主和萧穆霆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兰儿这才缓缓开口,跟阮清昼讲了一些从前的事儿。

  听完之后,阮清昼才知道,原来这原主从前这么冷清呢,难道真的是因为喜欢太子萧穆宸,结果却嫁给了萧穆霆而不高兴吗?

  “王妃,其实奴婢也很想知道,您……您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啊?”兰儿试探地问道。

  阮清昼摇摇头,“我还能怎么想,我现在是霆王妃,想的当然是怎么做好这个霆王妃,叫王爷喜欢了。”

  兰儿微微一愣。

  阮清昼看见她这反应,不禁失笑,“怎么,怎么这么惊讶的样子?”

  兰儿摆摆手,“奴婢只是惊讶王妃总算是开窍了。”

  “呵。”阮清昼轻笑一声,而今的她若是还不能开窍,那便是白死这一回了。

  兰儿凝望着这个样子的阮清昼,到底还是有哪里不同了,但她就是说不上来。

  “王妃,你当真不记得以前的那些事儿了嘛?”兰儿又问。

  阮清昼点点头,“基本上都不记得了,就记得一点点娘家的事儿。”

  “都怪奴婢不好,若不是奴婢没照顾好王妃,王妃也不会从这假山上跌落下来。”兰儿歉疚不已地说道。

  “这只是意外,意外谁能预料到呢。”阮清昼虽是这样说的,但她心里却是对此事抱着怀疑的态度。

  现在什么头绪都没有,她断然不能就说她怀疑这是人为的。

  自然说是意外,而她说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便也能让那背后的凶手放松警惕。

  那个凶手见她还活的好好的,定然还会伺机而动的。

  到时候,她一定得想办法将这凶手给揪出来。

  “好了,退下吧,我想休息会儿了。”阮清昼这精神也不是很好,为了救这萧穆霆,累坏了,还崴了脚,可不得好好休息一下么。

  “是,那王妃您好好休息,奴婢就在外面,您有什么事儿就喊奴婢。”

  “嗯。”

  萧穆霆正躺在床上,蹙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这苏扶柳推门而入,咋咋呼呼的。

  “王爷,小的有要事要说!”

  萧穆霆收回思绪,白了这苏扶柳一眼,“一把年纪的人,没个正行。”

  “……”苏扶柳扯了扯嘴角,“是是,王爷最正行。”

  说着,他便走到这床边,“王爷,你知道小的知道了什么吗?”

  “要说快说。”萧穆霆没闲情与苏扶柳在这掰扯。

  苏扶柳撇撇嘴,然后说道:“王爷可知,你这伤谁给医治好的?”

  “听你这话,难道不是医馆的大夫?”萧穆霆反问道。

  苏扶柳直摇头,“不不不,小的起初也以为是那医馆的大夫,便赶着过去,想要去跟这大夫切磋切磋,因为他给王爷这伤口处理的实在是太好了,

  换小的小的都不能处理到这么好,可结果小的去了之后,却被大夫告知,是王妃给王爷医治了好几个时辰,才将王爷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阮清昼?”萧穆霆眉头一蹙,怎么会是她?

  苏扶柳点点头,“对,就是王妃,就是你那美人媳妇,话说王妃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本王不知。”萧穆霆回道。

  他哪里知道这阮清昼怎么会医术。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事情都如他猜测的那般,那阮清昼会医术并隐瞒,也不奇怪了。

  但唯一奇怪的是,为什么阮清昼会救他。

  毕竟事情若如他猜测的那般,那阮清昼应该不会救他才是。

  所以,问题就在这了,他想不通。

  “啊,王爷也不知道吗?”苏扶柳合起扇子,戳了戳下巴,“那既然如此,小的自个儿去请教请教王妃。”

  说着,苏扶柳就准备离开。

  结果却被这萧穆霆喊住,“一点规矩也不懂吗?本王的王妃,你一个男人去找她作甚?”

  苏扶柳扯了一下嘴角,“王爷,就咱这关系,你还吃醋呢?”

  “本王不过是顾及自个儿的名声。”萧穆霆哼道。

  “那,那小的偷偷地去,不叫人发现?”苏扶柳痴迷医术已经快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了。

  他一心想要去跟阮清昼请教请教,一点也不在意什么名声不名声的事儿,便是连偷偷去找这阮清昼的事儿都想出来了。

  自然是被这萧穆霆臭骂了一顿,然后勒令他滚回房间哪儿也不许去。

  苏扶柳撇撇嘴,便是转身离开。

  但他可没有那么老实,不然,怎么人送外号医痴呢。

  他左顾右盼之下,便偷偷溜进了阮清昼的院子。

  而此时阮清昼已经睡过一觉起来,让兰儿准备好了热水,正沐浴着呢。

  苏扶柳也不知,便是溜进了房间,结果见着一屋氤氲水汽,而阮清昼正在沐浴。

  “谁?”阮清昼听到动静往边上一看,便看到苏扶柳站在那。

  她一惊。

  苏扶柳也是一惊,哪里知道进来之后是这幅景象,便立即转过身去。

  这要是让萧穆霆知道了就糟了。

  阮清昼虽然惊愕,却并没有尖叫。

  倒也是如今的心性比较冷静了。

  不过,这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儿。

  她往水里缩了缩,冷声道:“出去!”

  苏扶柳自知犯了错,自然是赶紧乖溜溜地顺着原路出去了。

  他肯定不可能光明正大从门口出去。

  这跳出窗子之后,他忍不住用扇子敲了一下自个儿头,“这下是要完犊子!”

  阮清昼穿好衣裳之后,便让兰儿准备了糕点,去了萧穆霆那边。

  既然选择讨好萧穆霆,那自然是得找机会示好了。

  先前被这萧穆霆赶出来,现在端着糕点过去,也算是赔罪了。

  虽然,她不知道这罪从何来。

  阮清昼到的时候,发现这苏扶柳也在,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

  苏扶柳亦是有些不自在,他要是知道这阮清昼洗完澡之后会过来看望萧穆霆,定然不会折回到萧穆霆这里来的。

  萧穆霆看了阮清昼一眼,“你怎么来了?”

  “妾身准备了一些糕点,拿来给王爷吃。”阮清昼微微瘸着腿走了过去。

  苏扶柳还不等这阮清昼走过来,便说道:“小的,还是滚回去,哪儿也不去了。”

  他从阮清昼的院子逃出来的时候,本也是想要回房间的,可是心里有些忐忑。

  而这忐忑是怕萧穆霆知道了这事儿,所以便回到萧穆霆那边待着。

  其实就是怕这阮清昼过来说漏了嘴。

  可真当这阮清昼过来,他发现他根本待不下去,浑身不自在。

  而且,阮清昼肯定也不自在。

  他要是再待下去,他们两人都不自在,就萧穆霆那聪明劲儿,肯定会发现端倪的。

  到时候岂不是不打自招了。

  所以,他还是逃一般地走了。

  萧穆霆看着苏扶柳匆匆离去的背影,有些不解。

  这苏扶柳怎么来来又去去的。

  这么多年了,性子还是这么飘忽不定的。

  “放在那吧。”萧穆霆回道。

  阮清昼走到床边坐下,“还是妾身喂王爷吃吧?”

  萧穆霆打量了一下阮清昼,“回去一趟过来,开窍了?”

  阮清昼点点头,“之前是妾身愚笨,让王爷不高兴了。”

  萧穆霆沉默了一下,又问道:“本王的伤,你医治好的?”

  阮清昼一怔,然后点了点头,“是。”

  “你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妾身一直都会,只是没在人前展露过,而今是王爷命在旦夕,妾身庆幸能医治好王爷。”

  “为什么救本王?”

  “因为王爷是妾身的夫君,更何况王爷会受这么重的伤,也是为了救妾身,妾身怎可不救王爷?”

  “你是谁?”

  “阮清昼。”

  “你爱谁?”

  “妾身……”

  萧穆霆忽然快速不停问起来,前几个问题阮清昼都能快速回答,可到了这最后一个问题,阮清昼哑口无言了。

  这问题,问的有些莫名其妙。

  阮清昼其实应该回答爱的就是萧穆霆。

  可她忽然开不了这个口。

  因为她谁也不爱。

  她只想报仇。

  “萧穆宸?”萧穆霆忽然又冒出三个字。

  阮清昼又是一怔,随后看向萧穆霆,“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

  “王爷,妾身而今已经是霆王妃,断不会再想从前的那些事儿,王爷真不必再担心什么。”

  阮清昼自然可以保证了,她又不是从前的阮清昼。

  现在的她不管这原主到底是不是还喜欢萧穆宸,现在的她,谁也不喜欢,只想好好报仇。

  “你也知道你现在是霆王妃,那本王现在要你履行你霆王妃该履行的义务,你当如何?”

  阮清昼明白了萧穆霆的意思,对她来说,这一天迟早也是要面对的。

  早晚的问题罢了。

  不过,萧穆霆现在身上还有伤,断然是没办法做什么的,他这话不过是在试探她罢了。

  她既然已经决定要示好萧穆霆,加上本就是萧穆霆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没什么好拒绝的。

  只要能报仇。

  “妾身明白了。”阮清昼回了一句。

  随后便抬手开始解腰间的束带。

  萧穆霆微微蹙起眉头,不过却没有阻止。

  而是盯着阮清昼看着。

  阮清昼解下腰间的束带,褪去了外衣。

  衣裳一件一件落下,只剩最后一件绣花。

  当她的手伸手背后,准备解开的时候,便又见萧穆霆闭上了眼睛,冷冷地说道:“本王倦了,退了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