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林思安顾治宇小说

林思安顾治宇小说

洛满满 著

连载中免费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林思安和顾治宇的总裁言情佳作《顾少夫人又在套路你》是由作家洛满满所写,小说讲的是顾治宇一直以为林思安是被自己捏在掌心的小白兔,不料是自己被她吃的死死的,林思安长相妖艳做事狠戾毒辣,他一次次被她套路,从开始垂死挣扎到后来索性躺倒任嘲.......

更新:2020/07/02

在线阅读

故事递网为您提供主角是林思安和顾治宇的总裁言情佳作《顾少夫人又在套路你》是由作家洛满满所写,小说讲的是顾治宇一直以为林思安是被自己捏在掌心的小白兔,不料是自己被她吃的死死的,林思安长相妖艳做事狠戾毒辣,他一次次被她套路,从开始垂死挣扎到后来索性躺倒任嘲.......

免费阅读

  他开口,质问她:“是你找的人?”

  他手上的力道太大了,林思安感觉自己的下巴被捏的疼死了。但是她没有任何的反应,也不叫疼。

  她撑得住。

  尽管舌尖还是微微有些打颤。

  她开口:“不是。”

  “是米猷临让你这么做的?”他再问。

  林思安好像笑了,她摇头。

  顾治宇快要气死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傲了,太固执了。

  他突然反应过来,似乎不管自己问什么,都从林思安嘴里得不到任何答案了。

  但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真是笨死了,林思安是米猷临的人。他……竟然上套了?

  顾治宇喘着粗气,目不转睛地盯着林思安。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现在的林思安早就已经死了几十回了。

  他心里还有最后一丝希望。所以咄咄逼人地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手一松开。林思安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感觉自己的嘴巴都要被捏的破皮了。

  嘴里好像也有血腥味在蔓延。

  她抿了抿嘴唇,然后冷漠着开口:“我说了,不是我做的。”

  “好。很好。”

  “顾总如果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吗?”她抬头,依然还是笑得甜甜的模样,一如昨天晚上的她。

  这个女人,看起来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顾治宇气得要抓狂了。他自从坐上顾氏总裁的这个位置,在商场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

  过去也不是没有人想方设法地给他往床上送女人,但是,顾治宇从来都没有多看过那些女人一眼。

  他好像没有对女人没有想法一般,美人计对他没用。

  直到这一次,再一次见到林思安……

  他原以为,林思安和其他人不一样。但是贱.人就是贱。顾治宇知道她有算计,但他不知道她竟然那么狠。

  杀人不眨眼,撒谎不脸红,就连现在被拆穿,还是笑得一脸单纯。

  他要被气死了。

  林思安最后瞥了他一眼,眼神里似乎带着几分同情。

  她说:“不管怎样,谢谢顾总的合同。还有,顾总,祝你好运。”

  说完,转身,十分豪爽地离开。

  林思安从酒店出来,意气风发地打了辆出租车,然后就赶往公司。

  半个小时的时间,媒体的通稿就已经发出来了。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她和顾治宇两个人在酒店开房的照片和信息。

  当然了,报道上只有顾治宇一个人的名字。虽然她露脸了,但是这场闹剧注定了只是顾治宇一个人的独角戏。

  毕竟,她只是个无名小卒罢了。

  和京都跺下脚半个商圈都要抖一抖的顾治宇比起来,自己真的是完全不值得被人记住。

  众米,总裁办公室。

  林思安一出现,周围的同事就都下意识地看向她,用那种非常好奇的眼神,像是在打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

  这个场景,林思安早就猜到了。

  从她到众米的第一天,她所遭遇到的恶意的目光和揣测还少吗?

  当然了,她根本不在乎。

  这些人,大概率都是羡慕嫉妒她罢了。

  拿下了顾氏接下来五年的广告合同,不知道有多少人又要眼红她了。但是,那又怎样呢?

  “你,到我办公室里来。”

  米猷临到了,站在林思安办公桌前,面色清冷地敲了敲桌面,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

  林思安抬头,看了一眼米猷临,然后没说什么,耸了耸肩膀,站起来就要跟着米猷临往前走。

  走了几步,想起什么似的,就又回头去拿了广告合同。

  米猷临,众米目前的ceo。

  也算是京都比较年轻有为的人物了,五年前国外留学回来,然后白手起家,创办了众米。

  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拿下了好几轮的天使融资,成功上市,本人也一跃成为京都目前最受欢迎的黄金单身汉。

  而且,圈内一直盛传,米猷临和顾治宇两个人好像有一些渊源,也许一直不对付。

  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思安就不知道了。

  再联想到早上,顾治宇问自己的那个问题,她……有些想笑。

  顾治宇以为是米猷临想对付他?看来,他还是远远低估她林思安的野心!

  “砰”的一下,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林思安一脸淡定地站在一边,毫无畏惧的神色。

  她感觉得出来,米猷临生气了。至于为什么生气,和自己无关。

  她和米猷临,也就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罢了。她就只负责做好老板交代的工作,然后拿工资。

  至于其他的,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米猷临站在林思安的身边不远处,微微垂眸,眼神清冷地落在她身上。

  办公室内安静极了。

  米猷临不说话,林思安也就不说话。

  这个女孩身上,好像一直有着一股子让米猷临捉摸不透的韧劲儿。她似乎一直在憋着一股气,跟谁较劲儿似的。

  米猷临有些生气。

  他知道,如果自己要是不开口的话,怕是这个丫头会一直站在这里不动。

  哼,真的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总裁秘书了。

  “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终于,米猷临还是忍不住了,率先开口。

  林思安缓缓抬起头来,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面若春风,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非常单纯的感觉。

  她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了。

  随即,她把自己手上的合同递了上去。

  林思安开口:“这个,是顾氏跟我们公司签下的广告合同。广告费上调百分之五。”

  她干脆利落地总结,真的只是在聊工作。

  米猷临颤抖着手接过来,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上面干脆利落的顾治宇的签名,然后咬牙。

  “这就是你用一晚上换来的合同?”他直勾勾地盯着林思安,问。

  林思安面无表情的盯着他,随即道:“米总,你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没有,我可以出去工作了吗?私生活方面的问题,我想我有权利拒绝回答。”

  让人抓狂。

  米猷临越发觉得,自己或许当初不该让林思安来给自己做秘书的。

  真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害了她,还是帮了她。

  “你知不知道,你和顾治宇的事情都已经闹到网上去了?”面对女孩的冷脸,他终究还是没忍住,又问了一句。

  林思安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闷声道:“知道。”

  “你被拍到正脸了,你不在乎吗?”

  林思安抿唇,怔怔地对上米猷临的视线,开口:“网上的东西有多少是真的?米总,有时候眼见未必为真,更不要说是网上的东西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那都是假新闻?你跟顾治宇没发生关系?”他焦急地问。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语气里似乎有些着急得过分了。

  林思安扭过头去,微蹙眉头,随即道:“我说了。这是我的私生活。米总,没有别的事,我就要去忙了。”

  她真的是太冷淡了,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

  米猷临静静地看着她,感觉自己胸口处憋了好多好多的话要说,但是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这么摆摆手,便让林思安离开了。

  林思安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依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假装没有听到旁边的同事在小声地讨论自己。

  暂时没有什么工作要忙,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嘴角上扬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

  顾氏。

  会议室里。

  一群董事像苍蝇一样坐在那里,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东西。

  顾治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昨天晚上喝酒的原因,觉得后脑勺有点小小的抽搐的疼。

  也可能是因为今天的变故。

  他的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他拉开椅子,然后坐下来。

  董事们停止了讨论,抬起头来,都在打量他。

  顾治宇讨厌这种场景。他知道,自己这个位置一直以来都坐得不是很稳,自从爸爸去世之后。

  下面的每一个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他们就等着自己什么时候累死,或者出点什么事,早点从公司滚蛋。

  他目光阴冷,淡淡的扫了一眼在座的所有人。

  不得不说,顾治宇的气场还是非常强大的,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顾治宇挑了挑眉头,轻咳了一声,随即假装若有所思的样子,开口:“怎么了?各位叔叔们,一大早就把我叫来开董事会?这是又出了什么事?”

  “小宇啊,不是我们事多。你这……你今天的事情闹上了新闻,对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这才多长时间,公司的股价大跌,这么下去可不行啊。”

  顾治宇面无表情,果然还是这样。

  “顾治宇,你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就胡作为。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是。我们要求召开董事会,对你暂停工作处理。重新选择合适的人任职。”

  顾治宇冷笑了一声,随即道:“抱歉,各位。我想我可能没太听明白你们是什么意思?如果没理解错的话,你们说的是今天早上的花边新闻吗?如果是这件事情的话,那我想,各位大可不必担心了。”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顾治宇,你自己想想,你三天两头搞出来的事情还少吗?你这种负面形象,对我们公司造成的影响是太恶劣了。我们要求选新的总裁。”

  “对。”

  顾治宇攥拳,面上却依然带着清淡的笑意。

  他看起来好像并不怎么着急的样子,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怎么了?难道各位还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说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我和自己的女朋友正常的交往,怎么就给公司造成恶劣的影响了?”

  “女朋友……”

  “是啊。”顾治宇笑得阴森森的样子。

  “可是……”有人继续发出疑问。

  顾治宇一个眼神扫过去,没有声音了。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顾治宇的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继续道:“早上被拍到的,确实是我的女朋友。是媒体没有搞清楚状况就乱发新闻,我已经联系了朱迪去处理这件事情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澄清出来了。”

  他看起来实在是太自信了,气场太强大了,完全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

  董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的样子落在顾治宇的眼里,实在是可笑极了.

  “好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我要去忙了。”顾治宇站起来,双手撑着会议桌,准备离开。

  “等一下。”

  人群里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顾治宇抿唇,缓缓地看过去。

  是顾北乔。顾治宇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些年来,虽然两人的关系不算很好,但也是一直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顾治宇并不知道顾北乔这个时候站出来是想干嘛。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里的气息一下子就变得不对劲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顾治宇心里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钟,顾北乔缓缓向着顾治宇靠近,他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有三分像顾治宇。

  两人虽然是兄弟,但是,从小关系并不怎么好。

  可以说是,形同陌路。

  顾北乔盯着顾治宇的眼神,看起来带着几分阴冷。

  他终于停下来,然后开口:“可是,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女方已经报警,昨晚是被迫的。哥,你是不是还没有跟人家商量好啊?”

  他假装关心的样子,语气听起来却刻薄极了,还带着极致的嘲讽,听起来,实在是让人觉得恶心极了。

  顾治宇蹙眉,满目怀疑地看着顾北乔。

  他说什么?女方报警?

  也就是说……林思安报警?

  不,不可能。那个女人,她不敢的。

  顾治宇冷笑,紧接着道:“这怎么可能?”

  “北乔,你的消息是不是有误啊?我听说,上个季度你们市场部的业务量下降了百分之十,我看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啊?”

  顾治宇表面上是在关心顾北乔。

  但是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了,就是在警告顾北乔最好搞搞清楚眼下的情况再说话。

  他不想知道顾北乔这个时候冒出来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但是想要干什么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他不容许顾北乔这个时候跑出来搞破坏。

  顾北乔也不急不忙的样子,蹙眉。

  然后装作有些迷茫的样子,开口:“哦?是吗?可是,哥,我看,话题都已经被人顶上热搜了。我觉得,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要不要先看看再说。”

  顾治宇:??

  他接过顾北乔的手机。

  热搜第一,1000万的阅读量,明晃晃的词条,顾治宇性侵。

  他的手微微哆嗦了一下,点进去。

  竟然是真的新闻报道。

  今天早上十点,西城区派出所接到林某安报警,林女士声称,自己于昨天晚上受到顾氏集团现任总裁顾治宇的性侵……

  短短的几行字报道,下面还有视频。

  虽然林思安被打了码,但是她的脸,顾治宇实在是太熟悉了。

  只看一眼,他就确定,确实是林思安。

  顾治宇的心往下坠了坠,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割碎了一样。

  这个林思安。

  没想到这么狠?

  果然,她是下定了决心,要置自己于死地?

  顾治宇的手哆嗦了一下,手机没拿稳,掉在桌子上。

  顾北乔看着他的动作,笑容里带着明晃晃的嘲讽。

  “哥,你看现在是不是要去处理一下你的私事?现在已经影响到公司了,我们市场部已经接到了好几个大客户的通知,说是要跟我们毁约,我……”

  顾北乔话都还没说完,顾治宇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就气势汹汹地从会议室离开了。

  他迈着大步,现在整个人都在气头上。

  饶是自己这么多年这么小心,每天为了工作披星戴月,现在还是上了套了?

  他早上以为,林思安是和米猷临一伙的,故意针对自己。

  现在,他觉得,可能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不过,不管是怎么回事,这个林思安,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气得脑袋发懵,大步往外走。

  他脑子里面,像放电影似的,在不停地回放昨天晚上的场景。

  她热情似火,她娇嫩得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那样肆意迎合自己……

  可是,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

  所以,昨晚的她是假装的?

  这个女人,怕不是疯了。

  顾治宇上了车,司机能清楚地感觉到车内的气息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冰凉了。

  司机瑟瑟发抖,透过后视镜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顾治宇,随即道:“顾总,我们去……去哪?”

  “众米。”

  “好。”

  “等一下。”

  顾治宇想了一下,拿手机,在着急地不知道跟谁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车门打开,然后朱迪坐了上来。

  朱迪,是从五年前,就跟着顾治宇一起在公司里摸爬滚打了。

  也是顾治宇最相信的亲信。

  “顾总,查到了,林小姐,现在还在西城路派出所。”

  “好。那我们也去派出所。”顾治宇说话的时候,好像是咬着牙说出口来的。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气得整个人都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见到林思安,然后咬死她。

  ——

  顾治宇没有见到林思安。

  不过他也确认了,林思安确实报警了,也确实声称自己被侵犯了。

  顾治宇没有办法,他做了一遍笔录,说的都是实话,尽管感觉好像没人愿意相信他的实话。

  然后,律师来了,顾治宇才从派出所出来。

  他拿着手机,手都在抖。

  “给我找到林思安,我要立刻马上见到这个女人。”

  顾治宇一脸严肃,冲着朱迪吼。

  朱迪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家boss这个样子抓狂,虽然他并不觉得这算是一件多棘手的事情。

  他还是了解自己家总裁的为人的,强迫的事情应该是做不出来的。

  那么惟一的可能就是,那个林小姐在撒谎。

  他们拥有最好的律师,律师也保证了,这个案子可能完全不需要闹到出庭的地步。就林小姐的那些不靠谱的证词,大概也就只能被那些无脑的媒体用来做文章,骗骗不长脑子的网民罢了。

  至于公司那边,总裁稳住就能赢。

  但是,朱迪不知道,怎么总裁这么生气?

  他跟着撇撇嘴,也有点瑟瑟发抖的感觉。

  他连忙答应顾治宇:“好,我现在就让人联系林小姐。顾总,你还是不要太着急了。”

  “我着急?”顾治宇反问。

  朱迪:……

  好吧,你不着急。

  反正,他现在是不敢招惹顾治宇了。

  ——

  顾治宇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家里见到林思安。

  准确的说,是在顾家见到林思安。

  顾家,只是姓顾的房子,算不上是自己的家。

  早在二十多年前,自己的妈妈去世之后,这个地方就算不上是自己的家了。

  他本来以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刺激的了。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看到顾北乔搂着林思安的腰,大大方方地出现在顾家,出现在自己面前。

  确实,他没有看错,他也不是在做梦。

  那个昨天晚上还在自己床上主动的像个狡猾的兔子一样的女人,这会儿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和他的弟弟卿卿我我。

  顾治宇找不到林思安,正焦头烂额的时候,被家里的老爷子叫回来,正在气头上,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脑子一下子就烧到了五十度了。

  靠,不如直接炸了算了。

  对,他想炸掉这个世界。

  不过,顾治宇的反应也是极快的,他想,他算是明白什么了。

  本来以为,林思安是米猷临派去给自己下套的。却怎么都没想到,原来一直在自己身后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人是顾北乔,而林思安,也是和顾北乔一伙的。

  好,这些他都可以接受。

  可是,林思安为什么和顾北乔两个人看起来那么亲密?

  他们什么关系?

  顾治宇攥紧双手,指甲挖进肉里,流出一丝血迹。他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眼睛里像是燃烧着一团火焰,他恨不得直接烧死林思安。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