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云漪北离墨

云漪北离墨

云漪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墨墨唧唧文思敏捷,下笔成章,文采不可限量。他的作品《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最近大热,本书主角是云漪北离墨,故事递带来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为了家族,云漪答应北离墨的要求,为他生下继承人,本以为天各一方,但在云漪最绝望的时候,北离墨来了。

更新:2020/07/02

在线阅读

作者墨墨唧唧文思敏捷,下笔成章,文采不可限量。他的作品《萌宝来袭霸道老公买一送一》最近大热,本书主角是云漪北离墨,故事递带来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为了家族,云漪答应北离墨的要求,为他生下继承人,本以为天各一方,但在云漪最绝望的时候,北离墨来了。

免费阅读

  “辰希!”

  云漪赶紧伸手补救,却没成想扑了个空。

  只碰到了北辰希的头发,小小的人儿,从她的指尖滑落。

  泪水充盈了云漪的眼睛,哭喊撕心裂肺,“北辰希!”

  她思念了五年,今天才见面的儿子,就要这样和她天人永隔了吗?

  云漪不甘心!

  可是……

  那种无力感几乎吞噬了她,云漪,你就是个废人,连自己的儿子都守护不了!

  “云漪,没想到你是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不放过!”

  男人像是野兽咆哮般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这是……

  北离墨!

  云漪呆在原地,北离墨怎么会在这里?

  视线下移,竟然看到男人的大掌稳稳的攥住了北辰希的衣领。

  北辰希脸色苍白,明亮的双眼也吓得失去了神采,疲惫地抬眼看了北离墨一眼,气若游丝的叫了一声爸爸。

  北离墨咬牙,对着身后道,“程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身后站着的西装革履戴个眼镜助理一样的男人,这才匆匆忙忙的跑上来帮着北离墨把北辰希给救了起来。

  北辰希早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加之惊吓过度,躺在在北离墨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辰希,你怎么了?”云漪也是更加苍白,伸手就要掐北辰希的人中。

  “你别碰他!” 北离墨怒斥,一个旋身避过她。

  云漪呆在原地,手指可笑地伸着。

  北离墨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立刻转身,将手中的孩子递给程正,“赶紧带小少爷去医院,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唯你是问。”

  程正就像是接到了圣旨,动作急如闪电。

  云漪也不顾自己满身是伤,疼痛难忍,拔腿就要追上去。

  “站住!你要去哪儿?”北离墨眼神愤恨,火星四溅。

  云漪体力不支,摔倒在地,身体却还是朝着门的方向,“辰希,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你这么蛇蝎心肠的女人也配?”北离墨冷哼一声。

  眼神锐利得恨不得把云漪千刀万剐。

  云漪绝望的垂下眼睑,“对啊,我不是个好妈妈,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妈妈!你怎么敢说这个词?试问,有哪个母亲会亲手把自己的儿子推向死地?”

  北离墨气得发抖,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冷血,竟然为了讨好她所谓的老公,竟然不惜杀掉自己的亲生孩子,来掩盖当年的耻辱!

  如果不是他来得及时,北辰希就已经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云漪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我没有……我没有推辰希!”

  虎毒还不食子呢,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呢?

  “没有?”北离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恶劣到了如此程度,“辰希还那么小,他都还没有阳台高,如果不是你,他自己能爬上去?”

  云漪哑然。

  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

  北离墨冷冷地看着她,目光就像是淬了毒。

  “不说话?呵,终于良心发现了?”

  北离墨居高临下,上下打量着云漪,装的这么可怜,还不是一个恶毒至极的女人。

  云漪还是不说话,倔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北离墨攥紧拳头。

  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过一个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他又指望她能够有良心呢?

  可是为什么他那么生气?

  北离墨气急攻心,抬腿准备离开。

  云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攥住了他的衣角。

  北离墨站住脚步,转头,眸子里面像是含着冰块。

  “放开!”

  云漪像是没听见一样,手指仍然紧握,眼睛里面满满都是哀求。

  “辰希……你们把他带到了哪?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你还嫌害他害得不够?非要确认他在你面前咽气你才甘心?”北离墨嫌恶地甩开她。

  云漪被大力的甩出去,重重地跌倒在地。

  膝盖上面的伤口像是又裂开了,一股热流再次涌出。

  云漪痛的窒息,无力的解释道,“不是的……你误会我了,我没有……”

  虽然和面前的男人没有感情,但是北辰希也是她怀胎十月月辛苦生下的孩子,更何况她还差点为那个孩子失去了性命。怎么可能像北离墨说的那样,杀害自己的亲生孩子呢?

  “呵,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我告诉你!你连辰希的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还有整个云家都得付出代价!”

  云家!?

  云漪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猫,扑上去,攥着北离墨的衣角,“你要做什么?你有什么冲我来!你不要针对云家!”

  北离墨冷笑一声,“你现在知道害怕了,你刚刚对一个小孩子下毒手的时候,怎么没有半点的心虚呢?”

  云漪手指攥得越发紧,“我真的没有加害辰希。”

  如此解释,落在北离墨的耳中,无力而苍白。

  “你以为我会信?”

  北离墨单方面给她定了死罪。

  云漪知道自己再解释多少都只不过是白费口舌,抿了抿嘴,“都是我的错,你冲着我来,别牵连云家。”

  “你这是在命令我?”北离墨愤怒的伸手,擒住她的下巴,力气大的似乎要击碎她。

  云漪疼的脸色发白,苍白却绝色的脸上满满都是倔强,“我没有!”

  北离墨弯下腰看她,两人四目相对。云漪勃颈间淡淡的香味,直冲北离墨的鼻腔。

  身体似乎有了异样的变化,北离墨体内尚未清楚的药性,如此轻易就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勾了出来。

  自己怎么会对这么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有反应?!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北离墨狠狠地将云漪往地上一摔。

  残破不堪的身躯撞击到冰凉坚硬的地板上,云漪闷哼了一声。

  疼……浑身的骨头都像快散架似的。

  北离墨利落的抬腿离开。

  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像猛兽一般咆哮。

  身体的每一寸骨头,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云漪咬牙,坚持着站起来,满脑子想着都是北辰希。

  她非得去见见北辰希不可,小小的孩子就受到了如此巨大的惊吓,难保不会留下阴影?

  作为孩子的生身母亲,她难辞其咎。

  踉踉跄跄地门口,引擎的声音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远。

  云漪开门,迈巴赫已经不见了踪影。

  北离墨走了。

  突然,又是汽车的轰鸣声炸响。

  云漪心里一紧,难道北离墨良心发现回来了?

  黑色的法拉利像是毒蛇一般吐着信子,疾驰而来。

  云漪吓得后退一步。

  吱——

  地上烟尘四起。

  法拉利在仅离她一寸的地方停下。

  “孩子呢?你把这个野种藏到哪里去了!”冷夜爵气势汹汹,从车上跳下来。

  三两步走到云漪面前。

  云漪后退,脊背抵上了车前盖,发动机的热浪几乎要将她灼伤。

  “那个野种究竟在哪!”冷夜爵一把掐住她的喉咙。

  咚——

  云漪狠狠在撞击在车前盖上,钻心的疼痛袭来,眉毛皱成了一团。

  “说!”手掌逐渐用力。

  云漪呼吸不畅。脸憋的通红。热浪超越了疼痛。

  云漪近乎麻木。

  “不说?”冷夜爵扬手,一个耳光结结实实的扇在她脸上。

  云漪的头被打偏到一边,口腔中咸腥的液体一口喷出,脑袋也是嗡嗡作响。

  这一巴掌像是打在了云漪的心上,断了她对冷夜爵仅有的那么一点念想。

  云漪轻蔑的笑了起来,笑容妖冶, “知道了你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要从他父亲手里把他抢过来?”

  冷夜爵一听到北离墨的名字,果然变了脸色。

  狠狠啐了一口,“北离墨!又是这个混蛋!”

  “是他又怎么样?” 云漪不禁冷笑,“你能伤得了他一分一毫?”

  冷夜爵无论是家世能力手段,和北离墨相比,没有一项是能够望其项背的。

  “总有一天,我会让他跪在我脚下求饶!”冷夜爵大言不惭。

  云漪看着他,猛然觉得一阵恶心。

  这就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如此野心勃勃。

  却也如此窝囊。

  下一刻,窝囊的男人就将矛头对准了云漪。

  “你不是心心念念着那个男人吗?现在我给你机会!跟我离婚!”

  谁给谁机会?

  云漪可是清楚的记得他对云婉婉的那些承诺。

  一字一句像是匕首一样,刺在她的心上。

  “离婚?对我有什么好处?”

  虽然这样煎熬着,对她有什么用处都没有,但是云漪就是不想那么爽快的成全他。

  “你还想要好处?”冷夜爵恨不得将云漪掐死,“你还真是贪得无厌!我留你一条命,就是对你最大的容忍!我不仅要和你离婚,还要你净身出户!”

  “净身出户?冷夜爵,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你别忘了出轨的是谁!”

  冷夜爵和云婉婉纠缠在一起画面……性感的低吼……娇媚的声音……

  云漪脑海中就像是放电影一样嗡的炸开。

  “你是说我和你妹妹吗?”冷夜爵放肆的大笑起来,“你妹妹她可喜欢我了!她为了我什么都做,什么都能给我!”

  包括云家。

  “你混蛋!”

  “呵,你才发现?不应该啊。”冷夜爵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那副伪善的面容,早就不知道被他丢向了何方。

  现在立在云漪面前的,活脱脱一个魔鬼。

  “冷夜爵!有什么你冲我来!你别利用我妹妹!”

  冷夜爵狠狠地捏了一下云漪的下颌骨,“你这么在乎你妹妹?不如你跟我离婚,正好成全她?”

  “你休想!”

  何来的成全,只不过是把云婉婉推进火坑!

  她自己一个人在地狱里面煎熬也就罢了,绝对不能再牵扯上云婉婉!

  冷夜爵弯下腰,凑近云漪,鼻子猥琐的嗅着她身上的香气,“口口声声说着在乎,你看看你,一点都不肯付出。你看你多自私。”

  云漪抗拒的别过脸,“我一定会让婉婉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是吗?这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嗡嗡嗡……

  冷夜爵的手机刚好在这个时候振铃。

  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冷夜爵的笑容愈发猖狂。

  打电话过来的是云婉婉。

  冷夜爵像是在故意证明着什么,伸手按下了接听键。

  同时间,云婉婉急切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姐夫,你在哪里呀?我一个人在医院里面,好害怕!你快回来陪我!”

  冷夜爵笑得愈发得意,眼睛里面满是狼一般算计的光芒。

  “混蛋!”云漪忍不住破口大骂。

  云婉婉的耳朵十分敏锐,“我怎么听到了姐姐的声音?姐夫,你和我姐姐在一起?”

  云漪如遭雷击,冲着冷夜爵连连摆手。

  她并不想让云婉婉知道自己现在和冷夜爵在一起,她对她们的姐妹感情还心存侥幸。

  可是那个恶魔铁了心故意要毁掉她所在乎的一切。

  笑容愈发的猖狂,“对啊,我和你姐姐在一起呢。”

  咔嚓——

  像是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云漪痛不欲生。然而她却顾不了那么多,屏气凝神等待着云婉婉的反应。

  “姐夫你是不是对我姐姐旧情复燃了?”声音委屈得像只小动物,带着浓浓的哭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我退出。”

  冷夜爵对着云漪投去一个不屑的笑容。

  仿佛在说,你们两姐妹还不是乖乖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人渣!” 云漪再次咬牙,急匆匆的解释道,“婉婉,你听姐姐跟你说,我和冷夜爵真的没做什么,我们……”

  此话在云婉婉听来无疑欲盖弥彰。

  “我不听……我不听……”

  “婉婉,你冷静一点,我是在和你姐姐谈离婚的事情。”

  云婉婉果然安静了下来,“你说真的,没有骗我?”

  冷夜爵话锋一转,“可是你姐姐有点不愿意。”

  云漪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逼上了梁山。

  冷夜爵借刀杀人这一招用的实在巧。

  云漪果然被婉婉失落的声音激荡得心脏隐隐作痛,“既然姐姐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其实我也没那么想要嫁给姐夫,我跟姐夫本来就是不伦之恋。”

  “其实这也只不过是你姐姐一个点头的事。”冷夜爵故意看向云漪。

  “姐姐……虽然我知道这样很不好,但是……姐姐,我现在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了,我不想在同时失去自己最爱的人。”

  云婉婉在求她。

  自从云家爷爷死了以后,云婉婉就一直怨恨于她。现在好不容易向她开口。

  自己该不该答应呢?

  云漪不禁陷入了纠结。

  嗡嗡嗡……

  云漪的手机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响起。

  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云漪有一种浓烈的直觉,这个号码找她一定有急事。

  急忙接起来,清冽低沉的男声从听筒之中流泻出来。

  “云漪,我限你十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

  竟然是北离墨!

  这个男人又找她干什么?

  冷夜爵直勾勾的盯着云漪,目光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

  “我现在有事,走不开。”

  咔嚓——

  听筒那边传来了类似长条物体折断的声音。

  北离墨怒火攻心,敢忤逆他的,云漪还是头一个!

  “我的话不想再重复第二遍,十分钟之内,如果我没有见到你,代价你承受不起。”

  语气蛮横,满是威胁。

  “北离墨?”冷夜爵也是步步紧逼。

  前有狼,后有虎。

  云漪这回算是腹背受敌。

  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强行稳住心神,“为什么那么突然要让我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云漪听错了,听筒那边隐隐约约有孩子哭嚎的声音。

  母子连心。云漪觉得自己的心脏闷闷的。

  难道是……

  “北辰希,他……”

  和云漪的猜想如出一辙,“北辰希他要见你。”

  北离墨举着电话,目光落在不远处正哭嚎大叫毫无形象的北辰希身上。以前的北辰希虽然是被宠溺惯了,但是绝对算不上是骄纵,自从今天遇到了云漪以后,就不知道被那女人下了什么魔咒,死活吵着闹着要见云漪,不达目的,不肯罢休。

  “辰希?辰希他还好吧,他没事吧?”

  北离墨淡淡地又瞥了北辰希一眼,从北辰希气壮山河的哭声判断,他绝对精力充沛。

  听筒那边久久没有声音,云漪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

  “他……”

  一阵强劲的掌风袭过,云漪握着的手机脱手而出。

  “辰希?北辰希?又是那个孽种!”

  伴随着冷夜爵愤怒的咆哮,小巧精致的手机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狠狠的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云漪都还没有听清楚北辰希的情况就被冷夜爵这么搅和了,再好的脾气都不由得气急败坏,更何况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吃素的人。

  “冷夜爵!你干什么?你疯了!”

  冷夜爵冷笑一声,眸光像鹰一样阴鸷,“你既然那么放不下那个野男人和那个孽种,那就赶紧跟我离婚啊!等咱们离了婚,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找他们了!”

  冷夜爵说着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狠狠的丢在云漪的脸上。

  纸页散开,落在车前盖上,如落雪满头。

  “签字!你不是一直对我那么冷淡吗?我给你自由!”

  云漪脸色一白,这个男人竟是有备而来。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签字的。”

  云漪才不相信冷夜爵会那么好心放他自由,只不过是想让她净身出户,先取得她那一部分的股份,然后,再将磨爪伸向云婉婉!

  狼子野心!她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

  “愣着干什么?赶紧签字!”冷夜爵气急败坏,直接拽起云漪的手就将她摁在车前盖上。

  云漪拼命的挣扎着,手脚并用,“你放开我!放开!”

  然而男女力量悬殊,冷夜爵像巨石一样压在她的身上,手更是像铁钳一样钳制着她。

  冷夜爵的脑袋贴着她的耳窝,声音急促充满诱惑,“快签字,签了你就自由了。”

  要是以前云漪或许会陷入在这样魅惑的声音之中,情迷意乱难以自拔,但是现在除了恶心,别无其他。

  “你做梦去吧!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冷夜爵的眸子一下子结冰,毒蛇吐出了信子。

  “你今天签也得签,不行也得签!”

  下一秒云漪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一阵刺痛。

  汩汩的鲜血从她的大拇指指腹流出……

  那个恶魔居然趁她不备,掐破了她的手!现在竟然还妄图拿着她的手去按手印。

  “冷夜爵!你这个混蛋!”云漪使劲的挣扎着。

  冷夜爵紧紧地禁锢着她,毫不放松,阴险而又恶劣的笑了起来,“这是你逼我的。是你一点一点的耗尽了我对你的耐心。是你辜负了我们的爱情!”

  “爱情?冷夜爵,你告诉我什么是爱?”云漪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甚至停止了挣扎,“冷夜爵 ,你真的爱过我吗?”

  这么多年的互相扶持,这么多年的同甘共苦。云漪以为这是爱。

  但是现在冷夜爵对她做出的种种,云漪是彻底心寒了。

  “爱你,我恶心还来不及!”

  果然,是她天真了。分不清好歹。

  身体使不上任何力量,任由冷夜爵像是摆弄娃娃一样摆弄着它。

  她认命了。

  吱——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突然刹车,扬起一地烟尘。

  车门打开,从里面踏出一双锃亮的皮鞋。

  同时男人低沉威严的声音震响,“放开她。”

  云漪抬头,“北离墨……”

  眼睛正好对上北离墨像是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北离墨眼底像是蒙着纱,无法看透。

  北离墨一步一步的朝着他们走近,带着威严的气势,像是君临天下的帝王。

  “我让你放开她没听见吗?”

  冷夜爵豺狼虎豹的气质被北离墨压低一头,说话底气不足,“她是我老婆。”

  北离墨的目光落在车前盖上面的离婚协议书上,“你不是要和她离婚?”

  冷夜爵如鲠在喉,恼羞成怒道,“我们一天不离婚,她就一天是我老婆!”

  “那就赶紧处理,速战速决。”北离墨根本不屑于和冷夜爵这种蛇鼠小辈打交道,语气极其不耐烦。

  云漪无语的看着这一切,北离墨是冷夜爵专程请来的助攻吧。

  饶是这样,她也绝对不会如那个恶魔的愿。

  一口否决,“我绝对不会签字!”

  滔天的怒火席卷于心,北离墨的脸臭的可以。

  云漪不肯离婚 ,难道是舍不得她那个相爱了五年的丈夫?就算被戴了绿帽子也要坚守住这所谓的婚姻?要知道,她的身上刻着北家的标记,却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简直随心所欲,猖獗至极!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