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沈薇亦宋乾砚最新

沈薇亦宋乾砚最新

牛奶糖 著

连载中免费

《情归陌路宋教授别这样》这本小说可称得上闳中肆外,不仅内容丰富,文笔也十分流畅。小说的作者是作者沈薇亦,主角是沈薇亦宋乾砚,大家快来故事递一睹为快吧:沈薇亦是个演员,宋乾砚是著名教授,某天,一个惊天八卦爆出,沈薇亦竟然和宋乾砚是那种关系?!

更新:2020/07/02

在线阅读

《情归陌路宋教授别这样》这本小说可称得上闳中肆外,不仅内容丰富,文笔也十分流畅。小说的作者是作者沈薇亦,主角是沈薇亦宋乾砚,大家快来故事递一睹为快吧:沈薇亦是个演员,宋乾砚是著名教授,某天,一个惊天八卦爆出,沈薇亦竟然和宋乾砚是那种关系?!

免费阅读

  见面的地点是咖啡厅,咖啡厅位置偏僻,灯光调的也昏暗,沈薇亦被侍者领着穿过几桌,又拐了个弯才找到李晓雅那桌,她很警惕什么东西也不碰。

  李晓雅笑的温婉,“三年没见,我们叙叙旧。”

  “我们刚叙过,学姐记性不太好么?这三年用的护肤品没把脸上的褶子给抹平,倒是把脑子里的褶皱祛除的干净。”

  李晓雅紧握着手里的瓷杯,维持着淑女姿态,“学妹越发的伶牙俐齿,这三年没少在男人身下磨牙吧?也对,娱乐圈那种地方弱肉强食,嘴上没点功夫,你就是被穿烂也走不到今天。”

  沈薇亦皮笑肉不笑,“学姐说的是,活好没办法,回头我教教你,省的宋乾砚每夜去纠缠我,白让你担了这未婚妻的头衔。”

  一杯咖啡迎面泼来,沈薇亦几乎在同时抄起花瓶朝李晓雅的脑袋上砸去。

  血顺着指缝滴落,李晓雅痛苦的捂着受伤的脑袋,沈薇亦也没好到哪里去,咖啡顺着发丝滴落,那双眼睛却冷的很,“三年前那件事你再敢提,我不介意让你诽谤我的在你身上都成为事实。”

  半截玻璃瓶抵在喉管处,李晓雅怕的发抖,脖子间划破一道血印。

  沈薇亦到底没想要了她的命,起身将手里的半截瓶子丢掉,转身朝外边走去。

  车门甩上,她擦着头发上的咖啡,隔着口罩跟司机说开车,抬眼却发现不对劲,方才那个司机穿的是灰色的外套。

  沈薇亦不动声色地推了推车门,车门已被锁死,前面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转过头来,布满沟壑的脸上一对眼睛冒着精光,“小薇亦,缘分啊。”

  是当年那个出租车司机,沈薇亦吓的脸色苍白,强装镇定,“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车座被缓缓放低,肥硕油腻的男人朝她靠近,“不记得没关系,我们重温一下。”

  “你再过来,我报警了。”

  沈薇亦举着手机,界面已摁了110.

  男人爬行的动作停顿,看着那报警的界面笑的无所畏惧,“你报啊,大明星,报了警,咱们都玩完。”

  沈薇亦的确怕,三年前她就是在流言蜚语中被逼的退学的,如今她随便发生点什么都能上热搜,她不能毁在这样的烂人手里。

  男人的身体凑近,粗糙油腻的手去触碰她的脸,沈薇亦趁他不防备,抬脚踢向男人的命根,举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拼命的戳他的眼睛。

  “艹,老子弄死你。”

  男人双眼血泪模糊,出租车的空间不大,他挥手间已抓住沈薇亦的头发,拽着她摁在身下。

  透过车窗,沈薇亦瞧见李晓雅朝她的方向冷笑,举着手机在说些什么。

  宋乾砚赶到,那辆出租车正晃动的厉害,他火冒三丈地砸开车窗,惊的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他是直接将人从车窗里拽出来的,连掀带踹的将人摔倒在地,摔倒在地的男人拉开的裤链里命根高昂,宋乾砚回头看了眼车厢,衣衫不整的沈薇亦瑟缩成一团,他浑身戾气的朝那男人逼近,皮鞋踩到那男人的命根上,狠厉地碾转。

  男人疼的大叫,周围聚集了不少的看客。

  沈薇亦摸索着打开车门,腿软着滑落在地,手脚并用地朝宋乾砚爬去,那人渣该死,可她不能让宋乾砚赔上余生。

  裤腿被扯着轻轻地晃了晃,宋乾砚双眼嗜血的低头,瞧见沈薇亦眼泪模糊地摇了摇头,四周全是举着手机拍照的。

  他懂,她是艺人,不能有任何负面绯闻。

  宋乾砚将那人踹开,脱掉外套罩在沈薇亦头上,抱着他朝未熄火的车走去。

  车里开足了暖气,沈薇亦从被放下就蜷缩在后座的角落里发抖。

  宋乾砚从驾驶座上下来,绕到后面拉开车门,他探身俯过来时,沈薇亦抖的更厉害了,一双眼睛红的发肿,怀里紧抱着他的西装警惕地后缩,隔着口罩声音发颤,“你要做什么?”

  宋乾砚拽着她的脚扯过来,她挣扎着抓破他的脸,“不要!”

  冰凉刺痛的液体落到她脚趾,她才知道,他是在用酒精给她清洗伤口,刚才在车里她几乎不要命的挣扎,脚也不知道碰到哪里了,伤的血肉模糊。

  创可贴粘在脚上,他捏着她的脚踝不松手。

  脚踝被捏的发疼,她哽咽挣扎,“疼。”

  “疼?刚才在车里怎么不叫,你就那么上赶着被人……?”

  最后一个“弄”字咽了回去,宋乾砚铁青着脸瞪着她,他就片刻没守着她,她就把自己整成这副鬼样子,他气的想杀人。

  刚升起的一点感动被他浇灭,她委屈哭泣,“对,我就是这样的人,一天不被男人穿几次就不舒服,你满意了么?”

  他又气又无奈,刺笑,“是我多管闲事了。”

  车门被甩上,车调了个头往回开。

  远处的咖啡厅越来越近,沈薇亦恐惧,“停车!”

  “停什么车,从哪里把你带走的就把你送回那里,你喜欢被糟蹋,我管你做什么。”

  沈薇亦推开车门要往下跳,吓的宋乾砚急忙刹车,他心里到底是有她的。

  人在路边滚了几圈,擦破了膝盖,沈薇亦撑着身体坐起来,隔着几步距离,视死如归的瞧着他,“你再往前一步,我撞死在马路上。”

  “我倒情愿你撞死。”

  宋乾砚快步走过去,在她脑袋撞向马路时拽住她,“可你是从我的车里下来的,你若撞死了,我找谁洗刷嫌疑去。”

  “要死就找个我看不到的地方,割腕吞药随便你。”

  从车上摔下来时手里的包开了,包里的化妆品散落一地,沈薇亦胡乱地抓起一把东西朝他砸去,嘴里哭骂着,“宋乾砚,你混蛋。”

  宋乾砚也不躲,任她发泄。

  她砸累了,低着头抽噎。

  宋乾砚摘掉她的口罩,她憋的通红的腮帮上挂着晶莹的泪珠。

  他卷着口罩替她擦泪,将她散落的东西收拾进包,起身朝她伸出手,“起来,我送你回酒店。”

  她偏着头不动,似赌气的小孩。

  “不走,等下记者就来了。”

  他等了三秒,收回手朝车边走去。

  车开出几米,跌坐在路边的身影依旧不动,宋乾砚推开车门下去,弯腰蹲在她面前,盯着她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看了几秒,“崴到脚了?”

  沈薇亦不理他,只是眼泪流的更凶。

  他无奈将她的高跟鞋脱下,瘦且嫩的小脚被他握在手里,脚踝肿的如同挂了个鸡蛋。

  他扭着她的胳膊,将她翻转在背上,背着她起身。

  风吹散他的轻叹,吹的她落泪,沈薇亦抬手环上他的脖子,趴在他背上卸下所有的伪装。

  沈薇亦醒来时,宋乾砚的车停在路边,人却不知去向。

  她的手机掉了,也没法联系他,只能待在车里等着,车前面摆了个装饰品,她看着有些熟悉,正准备探身去拿,车门被拉开。

  李晓雅提着药箱探身进来,脸上挂着惊喜的笑,“薇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薇亦的表情从微愣转为冷笑,“李晓雅,你不去演戏可惜了。”

  李晓雅带上车门,打开医药箱,举着一瓶活血化瘀的喷雾朝她的眼睛喷去,“是宋乾砚特意找我来为你查伤的,你怎么不领情呢?”

  沈薇亦吃痛将她踹开,李晓雅扭曲的磕到车门上,脸上闪过一抹阴笑,反手打开车门跌下去,满脸委屈,“薇亦,我知道你气我跟乾砚订婚,你要打要骂都可以。”

  沈薇亦揉着灼伤的眼睛,听到宋乾砚说,“订婚是我提出的,人也是我请来给你检查的,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非要闹的所有人都知道你在这里,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你才满意么?”

  酸痛的眼泪流下眼泪,模糊的视线里,沈薇亦瞧见宋乾砚将李晓雅从地上扶起来,甚是贴心的替她拍去身上的尘土,心疼的捧着她擦伤的手。

  “我闹?”心像是被挖掉一块,沈薇亦脸色骤变,冷厉的嘶喊,“你以为你护着的是什么好东西,她联手当年那个出租车司机设局让我去咖啡厅,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宋乾砚,你以为三年前的侥幸能发生第二次?”

  李晓雅哭着摇头,“乾砚,我没有,你知道的,我没有。”

  当年她给宋乾砚的母亲捐肾后身体就变的不太好,情绪激动瘫软着往下滑,被宋乾砚托住。

  “是晓雅打电话告诉我,她好像在咖啡厅看到了你。”

  宋乾砚抬头,“她若是害你,为什么又通知我去救你?”

  沈薇亦怒极反笑,“那你知道她头上的伤怎么来的么?”

  “她担心你遇到坏人去追,争执间被那男人推倒摔的,她为了救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还要怀疑她?”宋乾砚深邃的眼眸满是失望,“就算是她约你去的,你原可以不去,为什么你偏偏去了?一个人去了。”

  他对她,从来都是失望,沈薇亦脸色苍白且冷,“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贱,是个三条腿的都往他身下躺?”

  宋乾砚沉默着,沈薇亦在他的沉默中下车,脚肿的穿不上高跟鞋,那又怎样,脚落地,狠命地挤了进去,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她戴上口罩走的很慢,却不狼狈。

  眼泪滚落,她仰起头,“宋乾砚,爱你七年,是我犯贱,以后不会了。”

  宋乾砚丢下李晓雅,大步追上她,“我送你回去。”

  沈薇亦挣扎,眼泪乱飞,“我下贱,我为了诬陷你未婚妻,跟曾差点强J我的人渣做,你分析的都对,你还理我做什么?”

  她脚步不稳的跌坐在地,被宋乾砚拦腰扛在肩膀上,丢进车厢。

  他折回李晓雅身旁,未开口李晓雅已为他找了借口,识大体的微笑,“我明白,她是公众人物,这种情况不能被拍到,去吧。”

  宋乾砚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

  车消失在视线,李晓雅脸上的微笑敛去,她恨,恨宋乾砚在沈薇亦被做穿前赶到,恨沈薇亦干干净净的回来,不过没关系,她拨弄着额头的伤,来日方长。

  沈薇亦从上车就保持着屈膝抱腿的姿势面朝车窗,心灰意冷到不愿争辩。

  车在酒店附近停下,宋乾砚通过后视镜瞧她,“我知道晓雅有些事情做的不对,但她没你想的那么坏。”

  不等他将话说完,沈薇亦已经推门下车。

  车门猛地被甩上,发出“砰”一声闷响,宋乾砚被震的噤声。

  沈薇亦蹒跚着走出电梯,一眼就瞧见蹲在她房门前打瞌睡的周烨,他穿着烟青色的羊绒毛衣,漆黑的短发下是一张干净明朗的脸,这样纯粹的人不适合娱乐圈。

  周烨听到刷房卡的声响,抬头瞧见沈薇亦正推门进去,他笑容璀璨的站起来,大概是蹲久了有些站不稳,挠着脑袋有些囧地说,“薇亦姐,原来你不在房间啊,喜乐说你生病了,你脚……”

  沈薇亦冷着脸,“砰”将门关上,将自己脸朝下的丢进床,终于安静了。

  夜里发了高烧,迷迷糊糊间感觉有冰凉的软物贴在她额头上,她口干舌燥的抬起手,摸到是一块浸了冷水的毛巾。

  床头的夜灯开着,西装革履的男人从昏暗中走来,手里握着一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湿毛巾,声音温润,“醒了?”

  沈薇亦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方鸿笺屈膝坐在床边,俯身与沈薇亦额头相贴,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鼻间,沈薇亦别扭的躲开,有气无力地问,“老板,你怎么来了?”

  方鸿笺的鼻尖擦着她的脸颊滑过,从容浅笑,“退烧了。”随后直起身体,不温不火地讲,“喜乐打电话说你失踪了,我不放心,来瞧瞧。”

  她跟方鸿笺相识在剧组,当初她狼狈逃离,没文凭没特长,能做的都是些脏乱差的工作,朝不保夕不说还时常被地痞骚扰,有次她去剧组跑龙套,演方鸿笺的侍女,有场戏手脚架松动朝方鸿笺砸去,她入戏太深本能的去护着“她家公子”,十几斤重的铁棒砸在她的脊椎上,导致她脊椎裂开。

  后来方鸿笺创了星沉传媒,将她捧成了炙手可热的流量小花。

  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娱乐圈,短短三年就将一家刚成立的公司做到业内翘楚,若说方鸿笺没耍些手段她是不信的。

  艺人合约第一条,只准有绯闻,不能动真情,她不敢想若是方鸿笺知道她跟宋乾砚做了,而且还不止一次,会怎么处置她。

  沈薇亦收回心神,目光心虚的闪躲,“我只是觉得闷,出去吃了份麻辣烫。”

  方鸿笺点了点头,嗓音含笑,“好吃么?”

  他这么问分明是信了的,但声音却像是不信,沈薇亦心里不踏实,硬着头皮含混讲,“挺好的,下次带你去。”

  她以前就偏爱吃这些路边小吃,没少逼着方鸿笺尝。

  “好”

  方鸿笺抬手看了看腕表,已经凌晨三点了,他起身拿起搭在沙发上的长款风衣,意味深长地说,“小薇,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我们不仅仅是合约关系。”

  当然不仅是合约关系,他们还是朋友,沈薇亦一直很感激能遇到他,“我知道,我会好好拍戏的。”

  终于熬到他离开,沈薇亦紧绷的身体脱力,后背全是汗。

  对于昨天失踪的事情,沈薇亦对喜乐也称是出去吃麻辣烫去了,遇到了毛贼将她手机偷了,她去追才弄了满身伤。

  “负面新闻已经撤了,有新的通告么?”

  沈薇亦崴了脚,却不想耽搁拍戏进度,脚肿的连走路都成问题了,边用冰袋敷脚边问。

  喜乐支支吾吾的,“要不你先养几天?”

  敷冰袋的动作顿住,沈薇亦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习以为常地问,“是把我换掉了么?”

  “不是不是,你脚都成这样了,我就跟剧组请了假”说到最后声音低落了下来,“方总吩咐的,他很关心你。”

  沈薇亦没有听出她声音里的异常,将冰袋丢到垃圾桶里,“把通告给我,以后你若是再替我做主,就不用跟着我了。”

  换衣服、化妆,沈薇亦不顾喜乐的劝阻,到点就进组。

  回到剧组时,宋乾砚正跟编剧、导演在聊着什么,手里还拿着课本。

  导演瞧见沈薇亦,立即招呼了过去,“薇亦啊,宋教授对咱们的剧本提出了些修改建议,我觉得挺好的,吻戏密集虽然能提高收视率,但广电那边容易挑刺,万一过不了审,损失就大了,所以我们商量了下,决定后面的吻戏做些删减。”

  沈薇亦接过修改后的剧本,粗略的翻了翻,删的真干净,抬头笑的讽刺,“宋教授是夫妻生活多不协调,才见不得电视剧里的恩爱情节?几十条吻戏而已,不过审大不了删了,我沈薇亦不怕麻烦,拍的起。”

  “导演,上次那条奶茶吻我状态不太好,我不太满意,巧了,我今天带了奶茶,再拍一条。”

  香芋奶茶是粉丝送的,因为最近黑料太多,喜乐为了替她营造平易近人的形象才接的,她咬着唇在沈薇亦身旁提醒,“暖手可以,不能喝,一杯奶茶的热量需要你做200组卷腹、100次踢腿,你是易胖体质,别冲动。”

  喜乐紧紧的抱着奶茶,沈薇亦拽了下没成功,一个刀眼过去,喜乐立马松手了。

  正巧饰演男主的周烨过来,导演沟通了下没问题,当着宋乾砚的面就补拍了条,沈薇亦还改了戏,变被动为主动,勾着男主的脖子噙着奶茶吻上他的唇。

  宋乾砚冷静地瞧着,胸腔里却怒火翻滚,脑海里想的是那夜,她也是这么踮着脚尖勾着他的脖子吻上去的,丝丝缕缕的清甜气息似乎还在他的口齿间弥漫,他从她的表情里看不出,哪次是演戏,哪次是真情。

  中场休息,沈薇亦赞了周烨的吻技有进步,至少这次没把她嘴唇亲破,周烨羞红了耳朵,追星能追到跟她一起拍吻戏,那种感觉很奇妙,似激动又似心动。

  不喜欢她却不许她拍吻戏,她跟别人拍了七次吻戏,他就喝了酒发狂地折腾了她八次,这种忽冷忽热、忽远忽近的接近她,算什么呢?

  她朝保姆车走去,跟宋乾砚擦肩而过时,听到他说,“我会找到那个人,把他送进监狱的。”

  沈薇亦冷笑,“报案理由呢?说当红影星沈薇亦打了黑车被强,H大教授宋乾砚英雄救美?那我是不是还要给你道声谢?”

  她的身份注定她要吃这个哑巴亏,不仅不能报案而且要谨防别人爆料,她好不容易才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一招不慎就过气。

  一个过气的女星有多难熬,宋乾砚不会懂。

  沈薇亦错开他,朝前走去,“我发了情自愿的,到了警局我也是这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