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赵阿福贺荆山的小说

赵阿福贺荆山的小说

十月林 著

完本免费

  古风穿越小说《娇宠农家小福妻》,以赵阿福、贺荆山的故事为主线,讲述了一段甜蜜的爱情故事,该书作者是“十月林”。小说又名《农家小娘子》,主要故事情节是:原本是备受瞩目的医科学霸,因为一场飞机失事,她穿越到古代的小山村,变成了一个不受宠的乡野丫头。家里人把她当做扫把星,每天都在恶毒的诅咒她,希望她早点离开赵家。于是,悲惨的赵阿福出嫁了,被迫嫁给了一个猎户,对方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一个“小包子”要养,看到这样的家庭环境,赵阿福简直欲哭无泪,她一个医学天才,竟然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更新:2021/04/14

在线阅读

  古风穿越小说《娇宠农家小福妻》,以赵阿福、贺荆山的故事为主线,讲述了一段甜蜜的爱情故事,该书作者是“十月林”。小说又名《农家小娘子》,主要故事情节是:原本是备受瞩目的医科学霸,因为一场飞机失事,她穿越到古代的小山村,变成了一个不受宠的乡野丫头。家里人把她当做扫把星,每天都在恶毒的诅咒她,希望她早点离开赵家。于是,悲惨的赵阿福出嫁了,被迫嫁给了一个猎户,对方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也就算了,竟然还有一个“小包子”要养,看到这样的家庭环境,赵阿福简直欲哭无泪,她一个医学天才,竟然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免费阅读

  阿元看到爹爹回来了,眼睛又亮了亮,然后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跑到贺荆山跟前,抱住男人的大腿,仰头叫,“爹爹。”

  男人弯腰,大掌在小不点头顶摸了摸,又摸了摸手,不如以往整个身子是冰凉的,这次阿元的小手居然是暖和的。

  见贺荆山不理自己,赵阿福叹口气,看来真是对原主失望透了。

  也是,想想原主干的那些事儿,是个人都不能接受!

  更何况贺荆山条件这么好,长得这么有男人味,穷点是穷点,但是脸好啊!指不定多少小姑娘暗暗喜欢他呢。

  休了自己,贺荆山肯定分分钟找到更好的姑娘娶进来。

  可是这冰天雪地,贺荆山真放和离书了,她一个声名败坏的女人,就算回了娘家,也是死路一条。

  就算要走,也得等到开春暖和了后,她出门谋生路不至于被冻死。

  思及此,赵阿福放下疙瘩汤,眨眨眼,露出一副悔过的表情,恳切道,“现在冰天雪地,我要是被合离,我肯定活不了,我知道我错了!”

  抱着孩子的贺荆山诧异的抬眸,幽黑的眼里满是探究,她居然认错了?

  “以前的赵阿福就是被猪油蒙了心,狼心狗肺!”赵阿福看男人不为所动的神色,搜索着词汇继续说,“经过这次后,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决定以后洗心革面,好好做人,我们暂时,不合离了吧!”

  本以为她言辞这么恳切,贺荆山应该相信她了,可男人抱着阿元岿然不动,眼眸沉静。

  半晌,男人才开口,“宋举人是宁古塔十几个村镇,邙山脚下,十几年来唯一出的一个举人,他家你别想了。”

  宋淮是宋家几辈才出的一个天才,就这样一个贫苦的地方,宋淮靠着那几个不靠谱的教书先生,秋闱的时候居然拿了乡试的解元。

  翻了年等要去考春闱,宋家所有的希望,都在宋淮身上。

  带着宋家脱离宁古塔,就看他了。

  赵阿福:“啊?

  啥意思?

  她言辞这么恳切,贺荆山居然不信!

  将男人话里意思的咀嚼了几遍,赵阿福懂了,宋举人地位超凡,是个女人都会惦记,贺荆山怕自己没死心,以后可能还会继续顺着他的路子勾搭宋举人?

  也是,自己认错太快,贺荆山不信,情有可原。

  也得到一个消息,这儿是宁古塔?

  是她知道的那个历史里的宁古塔吗?

  可宁古塔不是流放罪人的地方吗?贺荆山一家在这儿,是因为什么罪名流放至此的?

  赵阿福心神一闪,将念头按捺下,当务之急是留下。

  暗戳戳的掐了掐自己身上肥胖的肉,赵阿福努力挤出几滴眼泪,“你误会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这样丑陋不堪的人,怎么敢肖想宋举人,你看我腿都打残了,打也打怕了,怎么还会有那种心思。”

  贺荆山的视线落到赵阿福腿上,他得到消息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下半身鲜血淋漓,饶是他看了也心惊,养了一两个月还没好全。

  她的确是吃足了苦头。

  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万一什么时候她好了伤疤忘了疼?

  贺荆山将阿元放下,随意的嗯了一声,又开了门,将刚刚放在门边的一桶鱼提进来,桶里的鱼已经冻硬。

  赵阿福这个愁,他就嗯一声是什么意思?答不答应给个话呀。

  但是原主确实做的太过分了,又是虐待人家儿子又是绿人,还在家里吆五喝六横行霸道。

  要是赵阿福是贺荆山,早把原主给赶出去,管她是生是死。

  这个念头一跳出来,她不由心里一跳。

  贺荆山……应该不会在这种见鬼的天气把她赶出去吧。

  这么冷的天,她出去不得冻成冰棍!

  想到有这个可能,赵阿福赶紧朝着贺荆山刚才出去的方向跟着,可别啊,自己刚刚过来,还什么情况都没摸个清楚呢就给冻死,岂不是太尴尬了。

  这处境,自己还能再惨一些么!

  阿福跟出来就一眼看到贺荆山,对方高大的身形想叫人忽视都难。

  她赶紧踩着院里坑坑洼洼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往对方身边去。

  这雪贺荆山平日都是扫的,但昨晚又下了一场,冷的紧,估计也就是这么把原主最后一口气彻底磨没了。

  原主肯定是不会去扫这雪的,家里的活,她看都不看一眼,都是贺荆山亲力亲为。

  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骂老婆,能赚钱还能做家务,绝世好老公有没有!

  赵阿福眼睛发光盯着男人,上辈子她当了那么多年的单身狗,没想到这辈子天赐绝世好老公,还,长得帅!

  见她在身后怪异看着自己,贺荆山没有在意,拎起竹把大扫帚,才看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她:“往旁边站点。”

  她愣一下,反应过来,赶紧站屋檐底下去。

  男人健壮的胳膊,拢着扫帚,肌肉猛然隆起,呼的一声,下面的竹子细分支随着竹把的猛力一压,沸沸腾腾震颤起来,碎雪泼天如石子飞射,窸窸窣窣把旁边的积雪射出深坑!

  只是扫雪而已,赵阿福却看得头皮发麻。

  那一旁的积雪早已累积多日,上面一层松软下面已经凝冻,但她分明看到离自己近的一处,那被飞弹出来的积雪已经穿透到底部!

  这男人是有多大力气!

  这是在对自己示威?暗示自己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就会变成筛子?

  赵阿福扯出一个笑容,拍手:“贺荆山,你好厉害啊!”

  还是先夸吧!

  她是,她真的是好人,不会乱搞的呜呜……

  贺荆山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扫一个雪,这女人竟然开始莫名其妙夸他。

  果然,还是不知道包含什么异心。

  等贺荆山的雪扫完了,赵阿福就看着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随着他的每一步,他高高耸起的眉骨都显得更加凶悍,臂膀孔武有力,衣服上一块皮子嘎吱嘎吱响。

  那声音越来越近,贺荆山也离她越来越近,她心跳得越来越快,不是因为男人长得帅,而是对方这番威势叫人心慌。

  赵阿福咽了口口水。

  他不会真要揍她了吧……她要不要拔腿先跑。

  终于,男人到了跟前,却俯身,拎起她旁边刚才进来之前就放下的鱼篓。

  赵阿福骤然松一口气。

  这男人太强壮了,看着叫人压迫感太强!

  难怪记忆里这里的村民都不爱跟他来往,这普通人跟他相处,谁扛得住啊!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