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女将为后黑莲花翻身攻略

女将为后黑莲花翻身攻略

沈仲屿 著

完本免费

  由作者“林青未”带来的古代言情小说《女将为后黑莲花翻身攻略》,已经上线了,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华枝莞、沈仲屿之间的故事,主要内容介绍:华枝莞,东华国少有的女将,也是战场之上所向披靡的大将军,可是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怀了孕的女人,那是她和沈仲屿的唯一血脉,即便是死,即便是国家灭亡,她也要生下他,敌军兵临城下,她的孩子却一直迟迟不肯出生,危机关头,一个神秘人出现,而这个人竟然是被认为在已经死去沈仲屿。

更新:2021/04/15

在线阅读

  由作者“林青未”带来的古代言情小说《女将为后黑莲花翻身攻略》,已经上线了,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华枝莞、沈仲屿之间的故事,主要内容介绍:华枝莞,东华国少有的女将,也是战场之上所向披靡的大将军,可是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怀了孕的女人,那是她和沈仲屿的唯一血脉,即便是死,即便是国家灭亡,她也要生下他,敌军兵临城下,她的孩子却一直迟迟不肯出生,危机关头,一个神秘人出现,而这个人竟然是被认为在已经死去沈仲屿。

免费阅读

  大礼?

  华枝莞心生疑窦地看着他,背后的每一个毛孔竟都感到寒气逼人。

  再望他的眼,他的神情陌生极了,那是她不曾见过的淡漠疏离。

  “阿屿!”华枝莞功力被噬骨针锁住,一时难以挣扎:“你要……做什么……”

  沈仲屿冷哼一声:“讨债。”

  “为什么……”华枝莞霎时惊愕地瞪大了双眸:“这东华,难道不也是你的家吗,你怎么能趁着我昏迷的这五年,这样做……阿屿,到底为什么啊?”

  沈仲屿漠然地一挑唇,眸中阴鸷不已,斩钉截铁道:“你的阿屿,早就被你亲手杀了。至于如今的沈仲屿,要做甚么,不要做甚么,都不需与你多言。”

  华枝莞看着他的笑靥,却觉得这样狰狞的面孔,像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一般。

  “阿屿……”她只能满眼惊恐地看着他,她连连摇着头:“你到底在说什么……”

  “嘘……以后你不能再叫孤‘阿屿’了,以后叫孤——主上。”沈仲屿竖指唇前,轻声开口,但却是阴森恐怖的声线。

  他亲口承认了,他是这新豫的王,也是令她国破家亡的始作俑者!

  而她不肯相信,她一个字都不肯相信。

  “连你的功夫都是孤所教的,孤如今当了新豫的王,你很意外吗?”沈仲屿如今轻佻并着嘲讽的语气,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只许你守,不许孤攻?”

  他看她的眼神,分明是像看一个笑话一样。

  他看着她如惊弓之鸟的模样,朝殿下一扬手,吩咐道:“传东华驸马都尉,任斯年。”

  任斯年——是世人眼中,华枝莞的夫君,东华国的驸马都尉。

  但在华枝莞的心中,她并不爱他。

  当初,她为了救性命垂危的沈仲屿,接受了华昭璧的威胁而与任斯年成婚。

  而任斯年,当初监视她是目的,但最后,他却爱上了她。

  不过片刻,任斯年就被押缚上殿,形容枯槁,六神无主,不知受了怎样的折磨。

  任斯年上殿后,就看到龙位旁侧的华枝莞平安无恙,他满眼欣慰。

  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华枝莞再也醒不过来了……

  “斯年哥哥……”华枝莞轻声喃着。

  看到华枝莞时,任斯年本无神的双眼一下就充满了对她的关切和担忧。

  华枝莞很想大声喊他,但却被任斯年一记眼神挡了回来。

  沈仲屿道:“驸马都尉若是愿归降大豫,孤可既往不咎,往后,大豫将视东华臣民如本国臣民,东华王族都将得到孤的厚待,反之,后果便都由驸马都尉负责。”

  任斯年自嘲一笑:“从东华都城沦陷的那时起,主上不就早知臣已归降。”

  “投诚新君,须表忠心。”沈仲屿桀骜一笑,目光却抛向身侧满眼担忧的华枝莞,“必得要任卿拿件宝贝来换,方可震慑东华余孽。”

  “主上想要什么?”任斯年自知沈仲屿不会轻饶过他,“臣的命吗?”

  “非也。”沈仲屿故弄玄虚地咂咂嘴,掌心一翻,再将手握拳,如似主宰行径,怪笑道:“孤是想,任命你为宫闱内监之首,同时,亦可登朝议事。”

  这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哪是单纯为了招贤用能!

  这话中之意,分明是要任斯年受一场宫刑!

  “原来,主上是想赐臣宫刑。”任斯年自嘲一笑,“不知臣意会的可对吗?”

  百官霎时惊得面面相觑,西豫不过刚刚向东华招降,就要对东华肱骨之臣兼驸马都尉施以宫刑,何况他的妻子,也坐在朝上。

  “任卿聪慧。”沈仲屿鹰隼般的目一眯,便是承认了自己心中的阴暗想法,当年的夺妻之仇,他如今是一定要报的,“怪不得能夺得尚武公主的芳心。”

  华枝莞闻言色变,不禁高喝道:“万万不可!”

  “怎么,尚武公主心疼了?”沈仲屿调笑着看她,“孤是在问任卿的意见呢。”

  她越是在乎,他便越是要这样去做。

  任斯年也自嘲地看着华枝莞,他知道,若是他遭了宫刑,华枝莞便安全了,而他愿意替她去受辱。

  他深爱着华枝莞,所以,他心底仍然很是知足。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如今龙位上的男人,也曾深爱着华枝莞。

  所以,沈仲屿的发难,并不算让任斯年太意外。

  华枝莞含着泪死命地朝任斯年摇着头。

  “臣……”任斯年看着华枝莞的眼噙热泪的模样,很快就给了沈仲屿答复:“但听主上调遣,只要主上,放过臣的家眷,还有东华臣民。”

  任斯年竟然当真愿意为了华枝莞,甘受这一场宫刑!

  “你的家眷?”这样四个字几乎更激怒了沈仲屿,让他更加得寸进尺地折辱两人,“你的家眷好像不同意呢……”

  “尚武公主女流之辈,不宜过问朝堂政事。”任斯年不再看华枝莞,他也眸底藏着泪,但被他强行忍下,他垂目朝沈仲屿一拜:“臣任斯年,愿令内监总管之职,必不负主上所托,臣代东华臣民,谢主隆恩,吾主万岁。”

  字字锥心,声声泣血,听得华枝莞如坐针毡,心头辛酸:“我披麾挂帅之时便已临朝,如何不能问朝堂之事!任斯年,本宫说,不可!”

  任斯年闭目道:“若是如此,那任斯年,便要赠尚武公主,一封休书了。”

  说罢,任斯年就撕掉了长衫的尾端,取一块浅色的衣料铺在地上。

  他看着华枝莞对他的担忧和紧张,也不禁红了眼眶。

  他不曾得到过她,却为了帮她而娶她,又要为了保护她而休了她……

  “……”她何尝不知任斯年是为了她,以及东华的臣民,“任斯年,我说不行!”

  但任斯年只闭着眼,好似要默然受了这一切,慢慢咬破了他的手指。

  华枝莞奋力一挣,体内其中一根蚀骨银针竟被倒逼而出,钉在沈仲屿的龙椅之上,她顾不得其他,只屈膝朝沈仲屿一跪,哭道:“阿屿,我求你了,别伤他……”

  这样泪眼婆娑的一双含水杏目,让沈仲屿痛心不已。

  但她越是这般,他就越是恨她。

  他笑着,走到她身边,拔出龙位上的银针:“尚武公主这是要刺杀孤么?”

  “那他……”沈仲屿意味深长地用银针指了指殿下准备受刑的任斯年。

  “银针出体实属无意,我可以给你偿命。”华枝莞低声下气地跪倒在沈仲屿脚边,“求你别伤他……我求你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