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重生洗白录

重生洗白录

飘 著

连载中免费

  由实力作家“飘”精心原创的古代重生小说《重生洗白录》,女主角是关泠,男主角是七王爷。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关泠前生作了一辈子的恶,横刀夺爱,谋财害命,最后罪有应得,落了一个自焚而死的结局。她的父亲是镇守一方的边境大将军,可如今兵权零落,军中日渐架空。她的母亲是当朝丞相嫡女,却红颜薄命,在生下她没几年后就撒手人寰。桥上的锦衣玉郎翩然转身,俊美异常,惊艳一池众鬼。只听那人幽幽开口,声音清寒:“她是本王此生唯一的发妻,是这世间最尊贵无上的大临王妃。”

更新:2021/04/19

在线阅读

  由实力作家“飘”精心原创的古代重生小说《重生洗白录》,女主角是关泠,男主角是七王爷。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关泠前生作了一辈子的恶,横刀夺爱,谋财害命,最后罪有应得,落了一个自焚而死的结局。她的父亲是镇守一方的边境大将军,可如今兵权零落,军中日渐架空。她的母亲是当朝丞相嫡女,却红颜薄命,在生下她没几年后就撒手人寰。桥上的锦衣玉郎翩然转身,俊美异常,惊艳一池众鬼。只听那人幽幽开口,声音清寒:“她是本王此生唯一的发妻,是这世间最尊贵无上的大临王妃。”

免费阅读

  关泠和落败的王府一同在烈火中化成灰烬的时候,胃里翻江倒海,皮肉上却并未受什么苦。她在放火之前直接生吞硬咽下了一整瓶毒药,在炽焰将她吞噬的前半个小时里,早就已经穿肠烂肚,命赴黄泉。是以,不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躯干被一寸一寸烧成火红木炭。

  说起来,十分嘲讽。那鸩毒,是关泠曾经每日暗暗微量混在宁葭调养身体的补品里,恶毒地等着那个女人肝脏衰竭的那一日,最后,却在朝夕之间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关泠以为自己死了之后一了百了,神形俱灭,再也不用忍受俗世苦难。却没想到自己会因为生前作恶太多,死后要下十八层炼狱去偿还罪恶。她根本不能痛痛快快地畅饮一杯忘川之水,更不可能像其他生老病死之人一样去转世轮回,无忧无乐。

  她环顾着四周,心里有些畏惧,堕入阴间时,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大小阴差,皆生了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碧落黄泉,忘川奈何,阴曹地府,也尽如在世之时那般的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论奢华贵气,并不输给她曾住过的王府半分,只是处处腐尸,死气沉沉,哀嚎遍野,哪有昔时的莺歌燕舞,夜夜笙歌。

  她了无生气地跟在两个鬼差身后,通体漆黑,面目全非,身上挂着铁链,脚底下是熔浆烈焰,翻滚汹涌,有些像她生前最后一刻见到的窜上房梁的火苗。

  身旁是千千万万只和她一样作恶多端的恶鬼,忍受着炼狱酷刑,叫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关泠只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面无表情,双眸空洞,丝毫不知疼痛。

  她知道,自己和其他恶鬼一样,要被带到十八炼狱。她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枉送了那么多的性命,死后受苦受难,只能说罪有应得。

  迎面走来四个鬼差,像轿夫起轿般的四角站立,中间抬着一团血肉模糊的肉泥白骨,似五马分尸状,正从最底层炼狱款款而来。

  那只不成人形的恶鬼已受够刑罚,洗去了前生罪恶,送往来世。

  关泠身后的女鬼瞧见那团浑浊不堪的烂肉,早已经忍不住捂脸呕吐起来,哭成一片,凄惨声声。

  兔死狐悲,这也是他们即将面临的沉渊噩梦。判官冷笑,声音肃清:“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关泠漠然凝视着那具带着血肉的骷髅,从骨架上看,这鬼前生当是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指骨修长,血肉已被剥开,稀稀落落地挂在森森白骨上。

  她打量着他身上的每一处伤口溃烂,猜测着自己即将面对怎样的恶刑。那人的肋骨尽被碾碎,空洞洞的胸膛只见几块破碎泛黑的血肉外翻出来,鲜血淋漓,却不见心脏,看来已经承受过最残酷的剜心之刑。

  关泠看着他,只觉得胸口微微痛着。

  她的目光落在那人皮肉分离的掌心中央,一枚精致的玉佩被他紧紧扣在指骨上,干涸的血液将其染成暗褐色,散发着阵阵腥臭,早已经看不出在世之时的光芒。

  关泠抬起手,纤细的手指上亦佩戴着一枚小小的翡翠玉环,同样的,看不出最初时的模样。

  她葬身火海,昔日美艳的皮相此刻早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双腿苦苦撑着,才能勉强维持人形。手上的珠玉早已经被浓烟熏黑,只剩下一丝模糊的图案,与那具带血骷髅手中的玉佩图案恰好吻合。

  她终于哭了,灼热的泪液自漆黑的眼窝洞里喷薄而出,被烈火灼烧后的嗓子嘶哑地唤着一个名字:“沈玠。”

  她前生的夫君,她费尽心机爱了半生的人。

  竟然真的已经死了,甚至,死在她之前。

  而她,却不知道他究竟死于何年何月何日。

  那具骷髅听到她的声音,缓缓侧过头看了她一眼,他的双眼原被挖去,此刻正缓缓生长出来,一如前生般清澈明亮,只是少了许多阴毒算计,只剩下清冷茫然。

  关泠顿悟过来,他已经喝了孟婆汤,完完全全斩断了前生记忆。

  她逼回泪水,对他凄凄一笑,面容可怖。

  “若有来世,愿以十里红妆,成全君心之所念。”

  长安城里近日格外热闹,西边小国的得道高僧、道士、巫师、各路神仙都排着队地往相国府涌,偌大的府邸霎时间被围堵得水泄不通。

  上元节那天夜里,宁老丞相的掌上明珠在灯火夜市里受了惊,不知缠上了什么鬼魅,回府以后便缠绵病榻,日夜梦魇不散,周身冷汗泠泠,似浸在深井中一般。

  老丞相托御医开了几副价值不菲的补药,始终不见起色。本就弱不禁风的一朵娇花儿,这些天更是被病疾折磨得愈发憔悴。

  宁老夫人愁白了发,满头金钗都黯然失色,遍访名医,张榜天下,愿散千金之财,寻求除病之策。一时之间,神医济济,相府热闹非凡。

  十多年前,只有一位,便是宁丞相唯一的嫡女宁真,听闻是长安城中数一数二的大美人,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可惜红颜薄命,不到二十岁,便早早地薨了。

  十余年后,宁相府中又出了一位出类拔萃的孙小姐,名唤宁葭。美貌自不必说,身世殊荣,家族显赫,除当世公主昭阳,长安城中无人能比。

  父亲宁钧是宁老丞相的长子,现任尚书令,年轻时曾是惊才艳绝的探花郎,名震天下。母亲傅云是司徒公的女儿,能歌善舞,吟诗作画,曾以贤才淑德与宁真齐名。

  不过,这次因沾上邪祟而病入膏肓的,不是这位掌珠。

  相府中还有一位不为人知的外姓小姐,姓关,名泠,母亲便是那早早亡故的绝色美人宁真,父亲是驻守西疆的镇国大将军关恒。因幼年失恃,西境荒蛮,七岁时就父亲被送到了宁府,与几位舅父家的姊妹作伴,在外祖身边长大。

  时年刚满十三,正值豆蔻之年。

  各路神医道士隔着九彩珊瑚宝屏远远地瞧了一眼躺在病榻上的千金之躯,以金线银丝触了片刻小姐时稳时急的脉象,又细听了几声那寒静空气中气若游丝的低吟,皆垂头叹气,心中感念千金万银都化作了云烟,面上悲叹美人薄幸,命不久矣。

  关泠昏迷不醒,脸色愈发枯暗,气息渐若,似有行将就木之态。宁丞相老泪纵横,却要维持一家之主的体面,佯装平静。老夫人想起早逝的女儿,不禁肝肠寸断,哭天喊地,整个相府陷入一片愁云惨雾。

  二月十五,圆月高挂寒枝,夜深人静,距离上元节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宁家送走了成百上千个道士和尚,关泠的舅母傅夫人已经开始瞒着二老偷偷联络浮山寺里超度亡魂的高僧,尚书令宁大人也默许府中家丁纷纷开始着手准备外女的身后事。

  绿珠是将军府管家的女儿,自小侍奉在关泠左右。如今关泠病重,命垂一线,绿珠跪在塌前,看着气色一日不如一日的小姐,想到自己即将被送回烽火狼烟的西疆,悲从心来,忍不住秀眉一颤,双眼泪水连连,伏在地上呜呜咽咽痛哭了起来。

  哭了半个时辰,无力可泣,只能断断续续地抽抽噎噎,绿珠跪在地上抹泪,头上却忽的传来一声娇蛮的诘问:“你干什么在我床前哭得这么晦气?”

  绿珠身形一僵,不敢抬头去望,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那声音又道:“是谁死了吗?”

  小丫鬟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看到自家小姐盘腿坐在塌上,神采奕奕,一双美眸将她轻轻一瞟,脸上挂着极为鲜翠的红晕。

  “小……小姐,您活过来了!”绿珠顾不得僵硬酸涩的膝盖,一步一寸挪到梨花塌前,抱着关泠的小腿嚎啕大哭。

  关泠任由这小姑娘纤弱的身板紧紧依附着自己,琥珀色的眼眸转向四周,琉璃灯火闪烁明灭,提花纱帐上绣着几朵浅色的杏花,是她娘亲生前最喜爱的样式。

  这里,是她娘亲的闺房。她幼时被接到宁府以后,一直住在这里,直至嫁人。

  可是她分明已经嫁给了沈玠,成婚以后都住在偌大空寂的王府里,直到她死的那日,关泠极少回外祖父家,更是从未回到过这处别院。

  她伸手将梳妆台上的铜镜呈到面前,镜中的少女容颜稚嫩,身形纤薄,乌发亮泽,眉眼盈澈,仿佛十二三岁的模样。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