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一盏月亮

一盏月亮

作者脱单幸运物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脱单幸运物精心原创的都市总裁小说《一盏月亮》,是一部白月光替身梗文,文中主要人物名字分别有陆琛、许知衍,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讲述的是:陆琛是集团的冷漠多金总裁,而许知衍只是一名秘书,在每次的工作相处中,许知衍逐渐对陆琛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可是许知衍也知道,陆琛的心中一直有个白月光。

更新:2021/04/22

在线阅读

  作者脱单幸运物精心原创的都市总裁小说《一盏月亮》,是一部白月光替身梗文,文中主要人物名字分别有陆琛、许知衍,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讲述的是:陆琛是集团的冷漠多金总裁,而许知衍只是一名秘书,在每次的工作相处中,许知衍逐渐对陆琛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可是许知衍也知道,陆琛的心中一直有个白月光。

免费阅读

  冬天的夜晚是四季里最萧瑟的,街上的树叶落得精光,呼呼的大风抽在脸上,还配着铁皮被吹的刺耳声音。

  许知衍窝在躺椅上昏昏欲睡,手里的书掉在地毯,陆琛走过去捡起来翻了两页,是本很厚的诗集。

  “回来了?”许知衍撑起身子,眨眼之间就被吻住,陆琛的手摸着他的后颈,手指残留着凉意,在他皮肤上慢慢摩擦出热。

  “喜欢吗?”陆琛把背后的花递给他。

  一大束玫瑰,他真的很喜欢买玫瑰,只买红玫瑰,在人群中抱着格外显眼,像是刻意的张扬宣告,他有爱人,而且他的爱人值得每天一束玫瑰。

  “很喜欢。”许知衍手指捻掉一片花瓣,放在鼻端闻了闻,然后贴在陆琛嘴唇,他隔着玫瑰花瓣亲了一下。

  芳香在鼻端萦绕,在唇瓣间流连,他们额头想抵,静静地闻着那片吻过的花瓣。

  许知衍把玫瑰插进洗干净的花瓶,摆在客厅的茶几,窝在沙发上一直盯着看,冷白调的装修中,唯有那一束玫瑰好像充满活力。

  “我喜欢给你买红玫瑰,如果我送你其他的,可能你会问为什么今天要送你,可是我送你红玫瑰,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意。”陆琛把他抱到身边,他手指作梳,在人发丝间穿梭。

  许知衍装模作样地皱眉思考,他眯着眼睛,露出惯有的小狐狸模样,“你什么心意?”

  “我爱你,这就是我的心意。”陆琛手指绕着他的发丝打转,咬住他耳朵补充道:“这是我每一天的心意。”

  许知衍望进他眼睛,深色的眼眸深情地看着他,此时的客厅明亮晃眼,屋外灯光闪烁璀璨,好像这双眸是第三种光源,又美又迷人。

  文姨下楼的拖鞋声音响起,许知衍立马坐直身子,装作起来倒水,故作淡定地灌了口水,和文姨打招呼。

  陆琛看他像一只压到尾巴的猫,没忍住“嗤”地一声笑出来。

  许知衍瞪过去用眼神警告他。

  “我明天要回趟家。”陆琛说话间鼻端和他相碰,嘴唇似碰非碰地擦过人嘴角,“明天自己待在家,有事给我打电话。”

  “什么事?”许知衍其实并不是想问,他只是想知道这件事是大是小,是好是坏,他手指搭在人耳廓上,一点点摸到下颚线,“那你有事也给我打电话。”

  “好。”陆琛咬住他指尖,额头轻轻地蹭他。

  屋外的雪化了一半,屋内暖气十足,被子里的双脚勾在一起,他们轻轻地蹭,是恋人间无声地亲昵。

  周日一大早陆琛就走了,许知衍无聊地看电影,白喻给他发信息出去喝酒,他也提不起兴趣,就心不在焉地盯着手机,好像再等谁的信息。

  他又捡起昨天的诗集来看,电影里主角的声音在四周围绕,他低着头一页页地翻看,手指顺着每一行的文字移动,纸张上没有一个爱字,但又好像写满了爱。

  “文姨,你什么时候回家?”许知衍觉得无聊,他转过去和文姨聊天,“会早早给你放假吗?”

  “估计要过完小年才行。”文姨帮他把水果洗好削皮,坐在一旁像是温和的前辈,她看着屏幕上的画面,问许知衍:“小许什么时候放假回家?”

  许知衍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他摇摇头,挤出一个难为的笑,“我家太远了,也没有放假几天,自己在这过年也一样。”

  他就这样和文姨聊了很多,他看着转动的钟表,又瞥过手机,一直到了十点多,手机依旧没有来电提示。

  “我去厨房煮鸡蛋。”文姨忽然想起什么,站起来把手里的水果刀放下。

  许知衍:“什么?”

  “今天是先生生日。”文姨笑着说,“腊月十七。”

  “他不是一月份的生日吗?”许知衍坐起来,他找出手机看着备忘录,不解地说:“今天不是啊。”

  “先生一直过阴历的生日,阳历的不怎么过。”文姨说完就去了厨房。

  许知衍坐了很久,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想不明白陆琛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诓他,他看了眼时间,起身穿衣服蹲在鞋柜换鞋。

  “文姨我出去一趟。”许知衍说完就走了。

  夜里风凛冽萧瑟,许知衍出了小区往花店走,周边商场的玻璃门紧闭,蒙了一层雾气,他进了家花店,挑了些开得好的。

  他坐在店里等人包花束,手指敲了几个字,最后也没有发给陆琛。

  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店主的话,回去的路上许知衍也没觉得不妥,他想着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阴历阳历都是过,或许是陆琛怕腊月太忙,没办法和他一起,所以才说的阳历生日。

  别墅前的小路种了很多花树,光秃秃的枝丫杂乱压在一起,许知衍看到门前的车灯,他加快脚步小跑过去,看到车上下来的陆琛又退到花树后面。

  陆琛打开后座的车门,弯腰把人抱出来,季珘披着外套,被人捞在怀里,他抬胳膊圈住陆琛,却被放在地上,陆琛扶着他站稳,两个人面对面说话。

  许知衍心乱如麻,他第一时间竟然不是生气,而是难过,那种难以明说的不安从心肺炸开。

  他把花丢在旁边,转头出了小区。

  刚刚买花的店已经关了,许知衍坐在路边把刚刚拍的照片拿出来看,离得挺远,车灯特别晃眼,其实也只能看清两个人,表情什么都是暗的,但季珘的唇贴着陆琛的脖子,却照得清清楚楚。

  他对着相册把以前有关陆琛的照片翻了翻,其实零零散散也就十张左右,好几张都是以前大学实习偷拍的。

  风吹得眼睛通红发涩,许知衍揉揉眼睛站起来,他摸了摸口袋,掏出身份证去开了间房。

  躺在床上,许知衍忍住不去胡思乱想,尽管他明白陆琛和季珘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但还是烦躁地翻来翻去。

  临睡前,许知衍还迷迷糊糊地摸出手机,信息栏一条未读信息都没有,他头昏晕疼地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许知衍没听到闹钟,他蒙着头睡到自然醒,捂着头晕乎乎地坐起来。身上出了一层汗,浑身滚烫,头疼得像猛烈撞过。

  他摇摇晃晃站起来去浴室,简单地收拾了下,手机上都是公司的未接电话,他打过去和主任解释。又看着陆琛的未读信息和电话,最后也没有回。

  许知衍倒也没有烧糊涂,他顺路买了退烧药,干咽了两颗,走到公司门口就碰到陆琛出来。

  他想躲又躲不开,顶着一张烧红的脸,点头说了声“陆总好”。

  陆琛赶时间去银行,站着看了他一会儿,脸上阴沉沉的,一幅不好惹的派头。

  许知衍刚进办公室,里面几个人就炸开锅,“小许你怎么也不请假啊?”

  “烧糊涂了。”许知衍说话有气无力,他头疼得难受,坐在工位上开电脑。

  “今天你负责的客户找过来,结果到处找不到你人,陆总都发脾气了。”徐鑫靠过来说,“你以后有事也提前给我们发个信息。”

  许知衍有种说不出的委屈,他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扎着吊瓶赶工作,可今天就心里不舒坦,他想不懂陆琛究竟为什么发火,是因为他没处理好客户问题,还是因为找不到他担心。

  许知衍:“知道了,鑫姐。”

  午饭许知衍也没怎么吃,他没什么胃口,喝了点粥就跑回工位上休息,退烧药没起作用,他烧得胃里难受。

  “去哪了?”陆琛的声音冷不丁地冒出来,许知衍眼皮抬了下,“回家了。”

  陆琛看着他,脸上少有的漠然和冷淡,他把许知衍落在他家的钥匙扔在桌子上,“和谁出去了?”

  “朋友。”许知衍懒得理他,把钥匙装回口袋。

  陆琛没再问他,他拉把椅子坐在人身边,手掌贴着人额头,“烧这么厉害还来上班?”

  “我怕耽误您的业务。”许知衍面无表情,只是声音沙哑,呼出的热气都滚烫烫的。陆琛站起来用大衣遮住他的脸,弯腰吻下去。

  许知衍的口腔温度过高,又湿又热,陆琛把舌头伸进去,舔了一圈松开。

  “你干什么?!”许知衍推开他,他心里满是愤怒,昨天晚上的画面又浮现出来,许知衍伸手把手边的杯子摔了,胸口剧烈起伏,“犯什么病?!”

  静悄悄的办公室,仿佛刚刚的玻璃摔碎的声音一直回荡,可能确实是把脑子烧坏了,他竟然对着陆琛吼了一句。

  那种蒙在信心脏的难受憋屈,一下子泄洪般涌出来,他信誓旦旦和白喻说的荒唐爱情,其实根本就没有爱情,都是荒唐,他和陆琛之间什么都没有改变,只多了那一句去约会。

  那一句现在看来也是可有可无。

  “知衍。”陆琛等他平息下来,靠近揽着他的肩膀,把人头放在自己胸口,摸着他后脑勺安抚道:“你先去医院打个退烧针,有什么话等你好了再说。”

  许知衍的泪从眼角往下滴,他又慌张又害怕,他怕自己胡思乱想的是真的,又怕陆琛不解释,最怕陆琛真的不要他。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