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醉春枝景竹明玄钰

醉春枝景竹明玄钰

作者奈月月 著

连载中免费

  金牌作家“奈月月”精心原创的古风小说《醉春枝》,主要人物名字叫做景竹、明玄钰,主要情节概括为:身为一个乞丐,景竹怎么也没想到,自称纵横拾荒界多年的他,居然在捡破烂时,能捡到个疑似哑巴的王爷。身为一个王爷,明玄钰怎么也没想到,九死一生后居然被小乞丐当成破烂捡了回去,还总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更新:2021/04/30

在线阅读

  金牌作家“奈月月”精心原创的古风小说《醉春枝》,主要人物名字叫做景竹、明玄钰,主要情节概括为:身为一个乞丐,景竹怎么也没想到,自称纵横拾荒界多年的他,居然在捡破烂时,能捡到个疑似哑巴的王爷。身为一个王爷,明玄钰怎么也没想到,九死一生后居然被小乞丐当成破烂捡了回去,还总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免费阅读

  意识到一行人正面临着危险,景竹迅速提起一旁脏兮兮的破桶,将里面的沙土悉数倒下。

  火焰扑腾了几下,彻底熄灭了。

  景竹连忙在衣摆上擦了擦手,为明玄钰把衣服穿好,才整理自己的仪容。这下两个孩子也听到响动醒来了,豆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麦子正要说话,被瞪大了眼睛的景竹跨过来捂住了嘴。

  “我的小祖宗,千万别出声!”

  景竹眉头紧蹙,将声音压到了最小。

  “呜唔嗯?嗯唔?唔唔唔?”

  麦子一脸茫然,被捂紧的嘴还在奋力发出声音企图了解眼下情况。

  “有狼。”

  明玄钰依旧在喘着粗气,也尽量克制着悄声低语。

  一听到有狼,两个孩子是彻底清醒了。景竹松开了手,将明玄钰挡在身后,一来是防止狼突然冲进来,二来也是不希望让孩子们看到他发作的狼狈模样。

  指了指佛台之后,两个孩子也会了意。豆子点了点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拉起麦子的手往后面走去。

  “你们两个,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在后面躲好。”

  景竹的目光瞥了一眼后方,示意他们迅速撤离。

  “爹,你摔倒了吗?怎么那里肿起来了?就那里,那里。”

  麦子歪着头,小声嘟囔着指了指景竹裤子中间的隆起。

  如果可以的话,景竹真想一脚踢翻挡门的所有杂物,把这捡来的便宜儿子扔出去喂狼算了。

  豆子虽然也不甚明白,但看到景竹抿嘴闭眼深呼吸的样子,便知道他生气了,捂着麦子的嘴连拖带拽地拉到佛台之后了。

  只能怪刚才着实太过刺激,身下的小景竹到现在没被吓软,明玄钰咬紧牙关在忍耐,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景竹见状,只好坐回他旁边,将他重新揽入怀中。

  如果狼冲进来,这里有大石头,有长粗木棍,应该也能抵御一阵子。到时候让两个孩子带着明玄钰溜边悄悄跑出去……

  正想着,门上开始了爪子抓挠的声音。麦子应该是也听到了,发出了一声短促而恐惧的惊叫,应该是连忙被豆子又捂住了嘴。

  那双绿莹莹的眼睛再次从门缝间探来,夹杂着野兽的粗重呼吸。借着月光,可以看到银亮的皮毛挂着雪水,呲出的锋利獠牙,一声引颈长嚎,声震四野,令人毛骨悚然。

  那野狼探着鼻尖嗅了嗅,似乎是在寻找猎物的踪迹。接着便继续用爪子刨了刨门,所幸为了抵住风雪,景竹将所有能用的有重量的杂物都搬了过来堵门,这才没让野狼破门而入。

  可是这门年久失修,已然是摇摇欲坠了。如果里面发出什么响动,惹了狼群蜂拥而至,那可就不好说了。所以务必要保证里面没有光亮,没有响动。

  两个孩子躲在佛台后,大气都不敢出。明玄钰被野狼所惊,感觉身上难忍的痛痒也消下去了几分。但如果野狼冲进来,这般模样自是无力抵抗。所以只得乖乖被景竹抱在怀里,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

  野狼依旧徘徊在门口不走,看来还在寻找进来的方法。只是尝试过几次后依旧未果,也许是放弃了,也许是去寻找同伴一同前来,总之又刨了几下后,门缝中再也看不到野狼的身影,也听不到刨门的声响了。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明玄钰躺在景竹的怀里缩成一团,实在痛苦难忍时,便狠狠扯住景竹的衣襟。

  感受到这份力量时,景竹也会低下头,在明玄钰的头顶轻柔地落下一吻,像是安慰,又像是褒奖。

  而让明玄钰感到不解的是,不知为何,比起这些年发作时来一场酣畅的性事缓解病瘾,这样也似乎能让他镇定下来。可是,明明杜渊以前也做过同样的事,狂暴的性欲却依然没能缓解半分。

  就这样持续到天开始放亮,天空泛起鱼肚白,一直没有再遇到野狼返回的迹象,景竹才敢动弹一下。

  这几个时辰,明玄钰头一遭在发病之后安心地睡了过去,他自己也觉得分外不可思议。明明是这样一个环境,却还能控制住发作的瘾,自从被明玄锦设计,染上了这种性瘾,这些年来试过多少种办法都无济于事,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小心翼翼地搬走重物推开门,迎接一行人的是雨过天晴的晴朗,积雪在阳光下闪烁着银光,能看到野狼的脚印已经远行,延伸至远处不见踪影。

  此番下山果然要比之前轻松得多,没了天黑和风雪的干扰,豆子不多时便带着大家下了山。还没到家,才走到城郊边的路口,就看到豆子奶奶拄着木头拐杖,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眼巴巴地望向山上的方向。

  到底是个孩子,这两天一直绷着的豆子突然就泪如雨下,嚎啕大哭着奔向了奶奶。

  豆子奶奶也看到了一行人平安归来,激动得用拐杖砸了几下大石头,尽管颤颤巍巍却竭尽全力地迎了上来,一把接住了扑来的豆子。

  麦子哼了一声,手里攥紧了装着两个拨浪鼓的破布麻袋,躲在景竹身后看不见表情,但分明就是偷偷在哭,却逞强不想让人看见。

  豆子奶奶见到明玄钰脸色苍白,轻轻推开豆子便扑通一声跪在了明玄钰的面前,嘴里不住得念叨着请罪的话语,生怕得罪了王爷。

  景竹想去拉,却被明玄钰拦了下来。他亲自扶起了豆子奶奶,明明有着洁癖,却为老人家亲手仔细地拍干净膝盖上的泥土。

  虽然豆子奶奶一直慌张地嚷嚷着使不得,还有些请罪的话语。可是明玄钰却依旧面无怒色,只是说了句,那就再烙几张粗粮饼,权当赔罪了。

  景竹突然对这个王爷有些刮目相看了。

  在豆子家短暂地休息了几个时辰,一行人便告辞了。

  临走时,麦子别别扭扭地把豆子喊到了一边。景竹不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猫腻,便抱臂在一旁侧目偷看。

  “这……这个给你!这个是我神仙爹爹买来的,我才没有想分给你呢,只是……只是拿两个太沉了!嗯,就是这样!”

  麦子红着脸把拨浪鼓推了过去。

  “既然两个太沉,那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给我,你还背了一路呢?”

  豆子笑着歪歪头,接过了拨浪鼓。

  “啊啊啊给你你就拿着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麦子哼了一声走开了。

  至于景竹。他本想江湖路远,就此别过。一想到昨夜的场景,好好的竹子就变成了红烧竹子,还被豆子问怎么突然脸红了,瞬间语无伦次,脸红得更厉害了。

  可是奈何有人要跟他纠缠到底。本来临别感言都已经被翻来覆去地在心里默默演习了无数遍了,可话到嘴边像是打了滑一样,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个所以然。

  其他人没办法,襄王大人可有招。

  本来景竹正红着脸结结巴巴地找了一堆借口,总之就是山高水远江湖不见就此别过。

  而明玄钰只是继续一脸面无表情的冰山相,负手而立地盯着他看,在景竹这盘红烧竹子马上就熟透了时,毫无征兆地牵起了他的袖口,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跟我回府”。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