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甜心宝贝

甜心宝贝

作者QCCQ 著

连载中免费

  由金牌作家“QCCQ”精心原创的互宠甜宠文《甜心宝贝》,文中主要人物名字叫做方雅白、陈锋,讲述的是:他在凌晨三点对自己的罪行忏悔、表白他用野草花环当定情信物,天上的月亮作证,我会永远对你好。在一个风光明媚的日子里,我们重新开始吧。

更新:2021/04/30

在线阅读

  由金牌作家“QCCQ”精心原创的互宠甜宠文《甜心宝贝》,文中主要人物名字叫做方雅白、陈锋,讲述的是:他在凌晨三点对自己的罪行忏悔、表白他用野草花环当定情信物,天上的月亮作证,我会永远对你好。在一个风光明媚的日子里,我们重新开始吧。

免费阅读

  楚浩对饭店老板的所有损失进行原价赔偿,方雅白最近没钱,他就没找他要。但方雅白还是给他转了笔账,基本上也都能抵消了。不过让楚浩看不透的,是方雅白对陈锋的态度。

  他感觉他们两个之间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楚浩不知道陈锋的想法,但他了解方雅白,方雅白对陈锋,那绝对是黏黏糊糊、模模糊糊,不够正常。

  越是摸不透身份,就越危险。在某种程度上,金钱交易,还是最干净的交易,就像现在,他问方雅白对陈锋是怎么想的,方雅白说还能怎么想,就是玩玩而已。

  玩玩而已,玩玩而已还这么认真?他楚浩是没见过哪个金主被情儿拿捏的不像样。方雅白感觉他有病:“他哪儿拿捏我了?”

  “他哪儿没拿捏你?”楚浩笑出声:“他能让你瞬间就炸,这还不叫拿捏?你看着他和别人相处能淡定吗,能不跟疯狗似地冲上去吗?”

  “我。”方雅白瞪他:“我只是嫌他脏。”

  楚浩捂住心口:“白狗,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你嫌他脏,他擦一五岁小女孩儿的泪能脏哪儿去?恕我直言,在座的诸位,谁最脏你心里没点数?”

  方雅白哑口无言,半晌,才挑眉:“我脏,我脏,我最脏,行了吧,但我脏。”他得寸进尺地说:“那陈锋也不能碰别人,操,真想把他栓家里。”

  楚浩:“你看看心理医生去吧。”

  方雅白:“……”

  方雅白:“我见电视剧上演的,你身为我的好朋友,应该是帮我一起把他栓家里的。”

  楚浩:“不好意思,我不脏。”

  方雅白:“你他妈的。”

  “你要不。”楚浩说:“就把他当个情儿,该给的钱,该给的东西,一分别少给,他家那家庭条件你也知道,和他说清楚,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都需要他干什么,要不,就趁早和他断了,找个其他人,只要你开口,什么人我都能给你找来。”

  方雅白感觉挺奇怪:“你对他有什么敌意?”

  楚浩笑:“我对他能有什么敌意,我是觉得他挺可怜的,招惹上谁不好,招惹上你,你既然不能给他一个肯定的身份,就趁早放过他不好吗,白狗,你何必害他呢。”

  楚浩说:“再不把人当回事儿,也别把人往死路上逼。”

  方雅白说:“浩子,你说的有道理。但你有没有想过,陈锋只有跟着我,才能过上人过的日子。”

  楚浩一顿:“你想过你们之间?”

  “想过啊。”方雅白点根烟,眯着眼看他:“以后我每个月都会给沈毅打钱,他会以国家补贴政策往陈锋家打钱,他们家执事儿的就他那个有心脏病的弟弟,一说就信,好骗的要命,他陈锋离了我,谁还能给他这待遇?我操他不应该吗,但是他也不能成为一个情儿。”

  方雅白看着楚浩,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他人挺好的,也是被生活逼的没办法了,我才能趁虚而入,否则我早被他打死了,只是这标签,只要贴到他身上,他就折了你懂么,就废了,你不了解他,陈锋挺傲的,就让他恨着我吧,我现在自己都顾不住自己,这是我目前想到最好的办法了。”

  楚浩叹气:“你不怕你爸知道吗?”

  “怕啊,怎么不怕。”方雅白撇嘴:“他要知道了估计又把我踢哪儿了,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所以我这不是开始上班了么。”

  楚浩点头:“陈锋要是喜欢上你怎么办?”

  方雅白笑:“我不会让他喜欢我的,他喜欢我就他妈是死路一条,况且你看到了,我对他这样,他不可能喜欢我的。”

  方雅白站起身,伸个懒腰:“我多疯啊,所有人都说我有病,那我不有病给他们看怎么对得起这个称呼。”

  方雅白挥挥手:“走了。”

  楚浩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那你不会喜欢上他吗?!”

  方雅白一顿,笑两声:“我是喜欢上他啊。”

  方雅白就是个迷,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嘴里又有多少实话,没有任何人能看透。

  自方雅白上次离开公寓,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去过了。他不来的日子里,陈锋就自己上下班,偶尔打扫打扫卫生,自己随便做点东西吃,保持着一种随时都能走的状态。

  他又新找了份工作,是发宣传单。这个月是他历年来往家打的钱最多的一个月,因为他衣食住行基本上全都省下了。就冲这个,陈锋觉得被方雅白操了也值了,更何况方雅白说的没错,两个人做爱的时候,方雅白除了嘴上实在不饶人,其实动作上都挺照顾陈锋的,陈锋也的确有爽到。

  只是方雅白不来了。

  方静山回国了,回国第一件事就是找方雅白问情况。方雅白把公司情况汇报的完完整整,非常详尽。

  方静山极为满意。本来这次他放权就是个考验,说是全放权,其实也不是,因为每份文件还是都会发他一份,包括方雅白的签字,没有方静山的点头,还是不通行的废纸一张。方雅白也是知道的,但依旧老老实实呆着了,只不过最后撒欢儿了。

  “还不许给自己放个假了?”方雅白笑着吐槽,眉眼弯弯:“你这都不讲道理,你压榨员工也就算了,亲儿子也压榨,有没有人性啊。”

  方静山也笑笑,随后话锋一转:“你该有自己的司机、配车和助理了。”

  方雅白挑眉:“你这是要给我升职啊,那工资升不升?不升工资拉倒。”

  “升。”方静山欣慰道:“你只要好好听话,想要的爹都尽量满足你。”

  方雅白点头:“那你看着办吧,你安排人就行了。”

  方静山惊讶:“不怕我看着你?”

  方雅白无辜地眨眨眼:“爸,你也是知道的、了解我的,我要真想瞒着你干什么,你的眼长我身上都没用,所以别白费力气啦,被我发现了还会被我嘲笑,多没面子。”

  方静山:“……你这个孽子。”

  方静山估计是早就这么想了,所以安排人很快。助理姓吴,方雅白喊他小吴,但实际上他比方雅白还大四五岁,二十二三的年纪,瘦高,戴眼镜,看起来非常呆板木讷,是那种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毫无乐趣的人。

  方雅白严重怀疑方静山就是故意的。不过他不计较,工作效率也的确提高不少。提高效率就节省时间,他就能准时下班,能准时下班,他就要去找陈锋。

  陈锋的传单每天发到下午七点,恰好和方雅白下班的时间凑一起,所以两个人基本上是前后脚进公寓。方雅白抱住他,也不管他在外面奔波忙碌一天,风尘仆仆的,就是要缠着他接吻。

  方雅白穿着西装,指尖恨不得都是纸张钢笔水的香味,陈锋身上却是不可避免的尘土,但混合着他身为男人的薄汗味道和沐浴露的清香,就是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勾起方雅白的淫欲。

  他把陈锋抵在墙边,摸他的脸:“我有个大我七岁的老婆,你有个小你七岁的老公。”方雅白眨眨眼,漂亮的容貌映在陈锋眼里,勾着他的舌头:“陈锋,抱抱我。”

  他说的没错,陈锋真像有个年龄很小的对象,脾气坏、爱撒娇、性格乖张,但长得漂亮。陈锋看着他,搂住他的腰,方雅白知道陈锋喜欢他撒娇,因为他一撒娇,陈锋就有些好说话。

  时隔多天再看到自己的老婆,方雅白心情愉悦,也想让陈锋开心开心,不过好像他开心就是不看到自己……管他呢,方雅白像小奶猫似的蹭他的脖子,哼哼唧唧地,就是不说话。

  陈锋捏住他的腰,被他蹭的没办法,有些无奈地问:“怎么了。”

  陈锋声音低沉,好听,方雅白咬他的喉结,眯眯眼,像小猫耸拉着耳朵,喵喵叫着:“想你,想你,想死你了,你都不想我,你是冷心肠,我想你想的寝食难安,你倒好,你这个负心汉。”

  陈锋被他娇的头皮发麻,漂亮精致的五官还故作委屈,撇着嘴,眼眶湿润着,像在控诉陈锋是个渣男。一心挣钱,从未想过情感问题的思想老直男陈锋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笨拙地说:“没有。”

  方雅白瞪他,轻哼:“没有什么呀,没有想我是吗,你竟然不想我,你不想我,我不和你玩了,陈锋,你不想我。”

  十八岁的少年踩踩二十五岁男人的脚,仿佛高高翘着猫尾巴,方雅白踩的不重,陈锋也知道他是装的,但就是没有感到腻歪,而是头脑发胀,喉咙发紧:“不是。”

  方雅白半蹲着,仰头看他,声音也娇娇的:“不是什么呀,你好高呀陈锋,你怎么这么高,你好帅好英俊啊。”

  陈锋深吸一口气,脸红脖子粗,感觉方雅白在给他下蛊:“你别这样。”

  你看他多笨,说来说去就是这些话,一点都不会表达,就一根心肠,让人一眼看到尾,什么弯弯绕都没有,干净的都有些傻气,有些愚笨。

  但方雅白就喜欢他这样,喜欢他的害羞,喜欢他的窘迫,喜欢他对自己的妥协。

  方雅白歪着脑袋,站直身体,他比陈锋低一点,就理直气壮地说:“臭陈锋,那你亲亲我。”

  陈锋低头亲他,方雅白像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将他的舌头勾进自己嘴里就不动了,意思再明显不过。

  陈锋生疏又羞臊地主动碰他的舌头,搂紧他的腰,方雅白双腿盘着他,舌头灵巧地躲掉,就是不让陈锋得逞,仿佛在嘲笑陈锋,这么捉弄他简直比把他亲的呼吸不过来还过分。

  陈锋的大手扣紧方雅白的劲腰,骨子里属于男人的征服欲被激了出来,扣着方雅白的后脑勺,粗暴甚至带着狠厉地吻他,追着他的舌头,学着他的样子朝他喉咙里伸。

  方雅白摸着他的背,像在安抚一头发怒的兽,陈锋要把舌头伸进他的喉咙,他就让他伸,反而主动迎合,让他进的更深。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