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窥梦尤澜温柚可

窥梦尤澜温柚可

作者七七渡我 著

连载中免费

  由大神级作者“七七渡我”原创的小说《窥梦》,正在火热连载中,本文是围绕着主角尤澜、温柚可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为主线。小说简介:出门的时候却突然下了雨,他在门口滑了一下,差点摔跤。温柚可都已经习惯了,他就是这么倒霉的一个人,地滑他必摔,他都已经准备拿毛巾垫着头了,却突然被一双手止住了向前倾倒的趋势。

更新:2021/06/09

在线阅读

  由大神级作者“七七渡我”原创的小说《窥梦》,正在火热连载中,本文是围绕着主角尤澜、温柚可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为主线。小说简介:出门的时候却突然下了雨,他在门口滑了一下,差点摔跤。温柚可都已经习惯了,他就是这么倒霉的一个人,地滑他必摔,他都已经准备拿毛巾垫着头了,却突然被一双手止住了向前倾倒的趋势。

免费阅读

  温柚可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尤澜看着他收起了笑容,他说:“抱歉,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

  温柚可点头,他当然不在意这个称呼,这都能算是爱称了。

  “在想什么?”尤澜开始觉得奇怪。

  温柚可看着他的表情不由自主说出来:“在想你。”说完他就脸红起来,虽然他说的意思根本不是这句话本来的意思。

  尤澜笑了一下:“这样啊?那我业务还挺繁忙的,一边陪柚可吃饭,一边还要在柚可脑子里转,是不是晚上也要上班呢?”

  温柚可一顿饭吃得也不尽兴,又想好好跟尤澜聊天,但脑袋里又不自觉地蹦出很多疑惑,他都想找个方法试试尤澜了,然而直到他们回到学校,温柚可都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温柚可跟着尤澜上楼,走到走廊尤澜停了下来,他跟在后面就自然地撞到了尤澜身上。尤澜转过身扶住他的腰,问他:“没事吧?”

  温柚可被他这样近距离看着又开始脸红,轻轻摇了摇头。

  尤澜笑了起来,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说:“柚可太害羞了。”

  温柚可慢慢从他怀里退出来,看着尤澜说:“我先上去了,有时间再一起玩。”

  尤澜笑着点头:“好。”

  温柚可心不在焉地回了寝室,今天下午没课,寝室里只有梁子涛一个人,他看到温柚可瘫坐在椅子上,摘下耳机问他:“怎么你好像不怎么开心的样子?不是很激动地去约会了吗?”

  温柚可抬头看了他一眼,梁子涛又说:“上课的时候你手机弹的消息我看到了,不小心不小心,所以,你那个尤澜怎么了?”

  温柚可叹了口气,他实在过于苦恼,打算简单跟梁子涛讲一讲:“你觉得别人有可能知道你晚上做的梦吗?”

  “怎么可能?除非你自己说出来。你的意思是,那个尤澜知道你的梦?你是猜的还是他说的呀?”

  “当然是猜的,我也不是很确定,就是,”温柚可红了脸,“晚上我做梦会梦到他,他今天说了和梦里的他一样的话,连语气都差不多,在这之前他也没说这样的话,我真的觉得挺奇怪的。”

  梁子涛敲了敲桌子,捏着下巴开始思考。

  不得不说他这个室友经常神神叨叨的,因为他奶奶好像是个乡下神婆,搞得他也对这些神秘事件很感兴趣,经常泡在各种论坛上。他认真起来,问温柚可:“他还有什么其他奇怪的地方吗?”

  温柚可想了一下:“你这么问起来,我和他见了几次面都是我差点摔倒他正好扶住了我,这样想想好像有点太巧了。”

  梁子涛点了点头,开始转过去敲键盘:“你等等。”

  梁子涛停下来,看着温柚可说:“我刚刚找人问了一下,确实存在尤澜这号人,排除了是鬼的可能性,但是据他们班的同学说,尤澜是个很孤僻的人,平时基本都是上完课就走,而且他还经常逃课,据他室友说,尤澜也不经常在寝室,只是偶尔回来放一下书,整个人神神秘秘的。”

  “孤僻……吗?”温柚可有些难以置信,尤澜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温柔的绅士。

  梁子涛托了托腮,继续说:“根据你的描述,我和群友讨论了一下,他可能是会法术的高人,据说有一种入梦术能偷窥别人的梦境。至于他的目的嘛,不好猜,反正是冲你来的,像他们这种高人要是想害你早就得手了,你说他还救了你几次,说不定他是看上你了!”

  “看上我?也,用不着这么麻烦吧?”温柚可红了脸。

  “不是,我说的看上不是你那个意思,你是不是从小就一直很倒霉?说实话很少有像你这样三天两头倒霉的人了,我猜可能是你的命格有些奇怪,所以引起了他的注意。像他们这种高人,研究的方向都是奇奇怪怪的。”

  温柚可愣在原地:“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是,如果尤澜真的会法术,那,他的梦,天呐……

  “你要是好奇不如直接问问他,说不定他还能帮你解决一直倒霉的事呢,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接你的单……”

  梁子涛还在喋喋不休,温柚可却已经听不见了,如果,如果尤澜能看到的话,他为什么还能这么自然地跟他说话?但是他为什么要偷窥他的梦境?而且,他就算会法术,为什么每次都出现得那么及时?难不成他还能瞬移?还得时时刻刻监视他的动向……

  温柚可忍不住转头往四周看了看,他站起来看了看窗外,又觉得自己是疯了,梁子涛整天神神叨叨地,他的话平常他肯定不会信的。万一只是巧合呢?他真是自寻烦恼,搞得今天和尤澜吃饭也不专心,浪费了宝贵的机会……

  温柚可叹了口气,倒在了自己床上,他侧过头,看到了旁边尤澜的衣服,他把脸埋进去深深吸气,伸手紧紧抱住了衣服。尤澜,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人,他接近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彻底沦陷了……

  尤澜……尤澜……尤澜……

  温柚可心里装着事情,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失眠了。一直到后半夜,他才头脑昏沉地睡过去。

  梦里的尤澜又出现了,他把温柚可揽进怀里亲了一下,蒙住了他的眼睛:“睡吧柚可,乖。”

  温柚可昏昏沉沉地,本来想说话,却被迫睡着了。

  早上温柚可都起不来,不过第一节课是思修,室友就没有强行把他拉起来,点名的时候帮他糊弄过去了。

  温柚可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他看到室友给他发的消息,慢悠悠地去食堂吃了顿饭。等他吃完,第一节课已经下了课,第二节课是必修课,温柚可慢悠悠地往教学楼赶,却在操场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尤澜正拿着球拍坐在球场旁,大概他们下一节课是体育课。温柚可看着尤澜一个人坐在那里,突然想过去找他。至于找他做什么,他都没有想好。他只是,想见他了……

  温柚可从这边绕过去,他慢慢跳下楼梯,在跑道上跑了起来。他一直注视着尤澜,直到一直安静坐着的尤澜突然跳起来,温柚可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尤澜就跳起来把飞过来的篮球截住了,他随意地把篮球丢回到男生们旁边,然后转身把吓倒在地上的女生扶了起来。

  温柚可不自觉停了下来,他心不在焉,走到楼梯都没感觉,膝盖磕在了阶梯上,有些疼,可是他却像没有感觉一样,只是觉得尤澜伸出的手格外刺眼,心里酸涩不已。

  温柚可看了看他,转身离开,刚才不觉得,现在开始走路才发现腿有些痛,他低头看了看,破洞牛仔裤漏出的部位已经破皮了。看来他是真的倒霉啊,温柚可自嘲地笑了一下。

  他慢悠悠地往教室走,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已经响了,他看了看前面的路,算了,反正都迟到了,不想去了。去了也听不进去。

  温柚可踩着阶梯回到路上,膝盖的伤口因为频繁的活动开始慢慢渗出血来,他却没有像感觉一样,无动于衷地往前走。

  夏天的阵雨来得急促,温柚可还没走几步就被落下的大雨淋湿,他迈起脚步跑向最近的教学楼,他还没有傻到要站在雨里淋雨,毕竟手机淋雨会坏的。

  这栋教学楼地势比较低,一楼的走廊也都被雨浇湿,温柚可匆匆跑过去,然后摔倒在门口的瓷砖上,雨水混合着泥沙糊在伤口上,疼得温柚可抽了口气。

  温柚可蹲在原地,用手蹭了蹭脏兮兮的伤口,把沙子轻轻拨出去。他皱着眉头弄干净了伤口,然后抬头看着盛大的雨幕。

  风卷着雨往天上飘,路上已经没几个人了。密不透风的雨幕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他没有撑伞,衬衫和头发被雨打得贴在皮肤上,他行走在风雨里,却像没有下雨一样走得沉稳。

  温柚可看着他,眼睛慢慢酸涩起来。刚才摔倒的时候没有哭,看到他却觉得委屈了。

  尤澜带着风雨站到他面前。

  温柚可抬头看着他,眼泪滴下来,他哑着嗓子说:“这次你来晚了。”

  尤澜蹲下来,轻轻替他擦眼泪,他说:“是我的错。”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