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意外婚情

意外婚情

作者月下凉州 著

连载中免费

  宋岩、林鸿煊、阮涵容是小说《意外婚情》中的主要人物名字,这本书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该书是“月下凉州”大神的成名作,小说主要内容为:林鸿煊和阮涵容都是从政的,学生时代就是万众瞩目的名门公子。他宋岩能认识林鸿煊仅仅是沾了同班同学这一身份的光,论家庭条件,宋岩连人家的鞋跟都摸不着。

更新:2021/06/09

在线阅读

  宋岩、林鸿煊、阮涵容是小说《意外婚情》中的主要人物名字,这本书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该书是“月下凉州”大神的成名作,小说主要内容为:林鸿煊和阮涵容都是从政的,学生时代就是万众瞩目的名门公子。他宋岩能认识林鸿煊仅仅是沾了同班同学这一身份的光,论家庭条件,宋岩连人家的鞋跟都摸不着。

免费阅读

  “只要你听我的话。”林鸿煊施舍般亲了亲宋岩的嘴唇,足够让他勉强露出微笑。

  按照林鸿煊的指示,宋岩在饭店门口等了将近三个小时,几乎快睡过去的时候,车窗敲响的动静惊醒了他。

  车窗外的人是林鸿煊,看不出来他有喝过酒的样子,依旧清醒且冷漠地说:“去接阮涵容上车,他家的位置我发给你了。”

  宋岩憋屈地选择照办,下车没走几步就看见阮涵容从饭店里出来,那张无法忽视的脸最先撞进宋岩的视野。他大约是半醉状态,白皙的脸颊两侧染着漂亮的绯红色,有些迷离的眼神透过镜片直直照到宋岩的脸上,轻轻抿起礼貌的微笑。

  他大概不是什么坏人,这无异于加重了宋岩的负罪感。他也是私下查过阮涵容的公开资料的,这人甚至比他和林鸿煊小一岁,虽然是同级毕业的,但他们在不同院系,只有在光荣榜和校报上能看到这位昔日的学生处主席的大名。

  但身后带有警告意味的视线使宋岩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架起阮涵容的胳膊说:“您好,阮先生,我负责将您安全送回家。”

  “嗯……谢谢。”阮涵容似乎喝了不少,迟缓了几秒钟才回答宋岩,而且身体的大半力量都靠在他身上。即便如此,他还是态度平和地与其他共同吃饭的人互相道别,然后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安安静静地休息。

  宋岩替他系好安全带,目光忍不住追随林鸿煊的身影而去。他喜欢的人却在阮涵容上车之后再没有看向这边,而是和别人搭伴走了。

  他失落地收回视线,一路开到了阮涵容家的小区。这时阮涵容因为从政的缘故,秉承简朴低调的生活作风,还没有住去别墅,但也能看得出来他家的装修是费了心思的。实木造的家具看起来就贵,宋岩扛着人进屋时不慎踢到玄关的柜子,隐约听到里面东西倾倒的声音,心里忍不住一揪。

  还是阮涵容注意到动静,不在意地摆摆手说:“没事,里面都是不重要的杂物。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现在酒劲稍稍过去了一点,他难受地蹙着眉,说完就捂住嘴奔进了卫生间。

  人家都醉成这样了,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就太不是东西了。宋岩心里想着拖一拖,索性把林鸿煊的安排抛到脑后,好心去给阮涵容煮醒酒汤。

  反正明天是周末,大家不用上班,他有的是时间照顾人。

  清甜的汤水在锅里咕咕煮着,宋岩发现冰箱里有不少水果,就顺便切了几种摆成果盘。做这些的同时他也留意着卫生间的情况,最开始里面有压抑的呕吐声,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又响起水花溅在瓷砖上的声音。

  等醒酒汤和果盘上桌,热气腾腾的卫生间终于打开条缝。阮涵容只围了浴巾就出来了,看见宋岩不免一愣。“你没走吗?”

  “饮酒伤胃,你喝点醒酒汤吧。”宋岩没直接回答他,而是不好意思地别过脑袋,没去看阮涵容的身体。

  他做这些纯粹是善心大发,谦卑的神态也容易给人好感,阮涵容原本敛起的眉头又放松了,点头道:“谢谢。”

  宋岩拘谨地笑了笑,正想和他搭两句话,裤兜的手机就响了。是林鸿煊发来的信息,随着手机掉出口袋的还有一枚小小的白色药片。

  这是什么?宋岩茫然地翻转到印有药物信息的锡纸面,写满了不认识的英文。他不知道为什么口袋里会有这个,但本能地觉得那药片不是好东西。

  【把你口袋里的药喂给他。】

  林鸿煊的信息印证了宋岩的猜想,他猛地攥紧药,切割整齐的边缘就快割破手心了。他心虚地往阮涵容离开的房间瞄,对方大概是去换衣服了,现在正是下药的好机会。

  眼看阮涵容就要出来了,宋岩呆呆地盯着手里的药,掰开锡纸的手抖得几乎拿不住。白色的药片落入醒酒汤里,很快就溶解得一干二净。宋岩的心里却没有松口气的感觉,反而愧疚极了,纠结再三决定还是把这碗倒了。

  他的手刚碰到碗边,阮涵容便不合时宜地走出卧室,吓得宋岩又缩了回去,在他的疑惑的目光中尴尬地离开餐桌。

  “你……你先喝,我去洗锅!”

  作为素不相识的临时司机,他做的事的确太多了,但凑巧阮涵容现在正头疼得厉害,没有精力管家里多出的人到底想干什么。他只是疲惫地坐下,慢慢喝掉晾到温热的醒酒汤,麻木的舌头并没有尝出甘甜微苦的口感有什么不妥。

  倒是厨房那边“叮叮当当”的动静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扭头就和宋岩慌张的脸对上了。

  宋岩洗锅期间就忍不住关注阮涵容的情况,出了个神的功夫就让水池里的餐具撞在一起,巨大的声音再次吓了他一跳。这时关注的对象忽然转过头来,宋岩顿时紧张得挺直腰板。

  “小心点,注意安全。”阮涵容毫无防备地嘱托一句,回头喝完碗底的最后一点汤水,将碗勺放进了水池。

  他没有直接走人,而是挽起袖子分担了脏餐具,细致地清洗起来。他的动作很熟练,并非是想在陌生人面前表现自己,像是长期做家务的人一样擦洗盘子,甚至没有溅出脏水,这点倒和他的家境不太相符了。

  他们洗盘子的时间用不了太久,阮涵容收好所有干净碗筷,扶着灶台长长吐出一口气,低声说:“你回去吧,剩下的我来收拾。”

  “需要去休息吗?”宋岩感觉这人好像不太舒服,不知道是因为酒劲还是那个药开始发挥作用了。他赶紧扶住阮涵容站立不稳的身体,要送他进卧室休息。

  “不……没事。”阮涵容依然没有起疑,借力走了两步,然后就整个人倒进宋岩的怀里,呼吸逐渐平稳起来。

  睡着了?宋岩迷茫地眨眨眼,心道林鸿煊不会是给错药了吧?他没敢放松,仗着强壮的身体把阮涵容拖上了床,倒在他旁边闭上了眼睛,忍不住笑了出来。

  睡着了好啊,睡着了就不用做那种事了。

  他今天也累坏了,转头看两眼阮涵容的睡颜,紧跟着睡了过去。

  宋岩迷迷糊糊地梦到了林鸿煊,梦到这人抛弃他的场景,那种委屈的情绪蔓延到了现实中,他是抽着气惊醒的,眼眶里积蓄的泪水立刻滑落下来,胸口也酸酸胀胀,缓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只是梦。

  他爬起来看了一眼时间,只过了一个小时,阮涵容还在睡。他探身去摸对方的额头,担心出现不良反应,好在阮涵容的体温是正常的,仅仅有些虚汗挥发后的凉意。

  看样子是不用纠结药的问题了,宋岩晃了晃脑袋,强行从噩梦导致的昏沉状态里清醒过来,挪动发软的手脚坐起身。

  他感觉到屁股底下的床垫紧接着有了动静,还以为是自己起床的动作惊醒了阮涵容,结果对上了他无神的双眸。

  “阮先生?”这人不会是梦游吧?宋岩小心翼翼地唤他的名字,刚要拿手机搜一下怎么对待梦游患者,阮涵容忽然卡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回了床上,没有焦距的眼睛在宋岩脸上停滞几秒,开始一颗颗解开他的衣服纽扣。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